讚好 LinePost線報 專頁,緊貼最新時事熱話!

楊朗騏《學生無人管,小事才化大》

楊朗騏
日期 : 2018年 02月08日

浸會大學學生佔領語文中心事件, 隨兩位學生獲准復課, 似乎已告一段落。 近年, 各類校園衝突日益頻繁, 是次事件只是冰山一角, 它揭露了全港各間公立大學處理學生事務時一直未能與時並進, 令學生問題小事化大, 最終一發不可收拾。 只要各大學依然故我, 莫視新時代學生的需要, 更嚴重的校園衝突將會接踵而來。

今日大學生嫩了點 

在大學三改四前, 即使大學生已不再是精英, 但他們進大學前仍要經歷兩場公開試洗禮, 且大多亦曾於高中兩年期間擔任各類領袖職位, 故他們做人處事已不會太幼嫩, 至少有足夠的獨立性去接受自由度極高的大學教育。

不過三改四後, 大學新生因缺少以往的高中生的鍛鍊, 心智會較為不成熟。 再者, 近年中學生人數銳減, 致學習能力稍遜者亦可獲大學取錄。 一群學習能力較遜而心智較不成熟的學生進入大學, 必然會出現各種前所未有的問題。

另一方面, 自佔領運動完結後, 失敗主義及犬儒主義在年輕人中間瀰漫。 他們越來越不服從各類權威, 遇到問題則趨向以於事無補的激進手段解決, 加上他們於佔領運動中學會了各種抗爭手段, 校園衝突遂越來越頻密。

積怨爆發已太遲 

面對大學生問題日趨複雜, 大學當局仍沒有與時並進, 其處理學生事務的手法仍一如既往, 採取放任無為的方針, 不主動介入學生問題。 與學生接觸最頻繁的教學人員, 其職責只是教授學生某一科目, 對他們的其他問題並沒有責任去處理, 更何況, 由於大學當局過份催谷教職員的研究產量, 遂令他們更不想花時間去接觸學生, 以免妨礙他們的研究工作。 另一方面, 所有大學雖然均設有學生事務處, 但因其編制不大, 且職員多為行政人員, 也不會主動了解學生需要, 而學生大多只會在籌組學生活動時才接觸學生事務處, 故與該處的職員關係生疏, 除少數特殊例子外, 遇上問題亦不會向他們尋求協助。

教職員無責任了解學生問題, 學生事務處職員又因與學生關係生疏而難以及時伸出援手, 校方遂無法於學生問題萌芽時作適當處理, 只有待問題大爆發, 才後知後覺, 但此時事情已變得難以收拾。

亦師亦友, 快速反應 

面對新時代學生, 大學當局有必要改變以往處理學生事務的放任無為的態度, 有必要加強資源投放, 主動了解學生需要及問題, 以便及時採取有效措施, 糾正問題。

筆者建議的其中一個方案便是增聘專責的教學人員, 由他們緊密跟進學生的學習進度及大學生活情況, 以便及時給予支援。 現時大學雖亦有聘請純粹負責教學的教員, 但他們的作用只是分擔一眾教授的教學工作, 以便他們能專注研究, 其職責並不須兼顧支援學生; 然而, 由於他們與學生關係遠較學生事務處職員密切, 學生有問題時亦較願意向他們請教。 故大學當局可利用此優勢, 策劃各類型的師友計劃(mentoring scheme), 令學生明白一旦遇上問題時可與哪一位教職員聯絡, 冀及時解決。

大家或會認為此建議似乎有「大學中學化」之嫌, 貶低大學生的自主能力。 固然, 大學生應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大學生活亦應有一定自主性, 可是, 面對新時代學生的需要, 大學當局應否改變態度, 至少在學生入讀頭一兩年多作支援, 其後才再談學生自主?

  • 楊朗騏, 香港公開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助理講師。

 


關鍵字:

香港 社會 教育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