讚好 LinePost線報 專頁,緊貼最新時事熱話!

專訪張秀賢:泛民離地,談經濟最終變成談政治

日期 : 2017年 12月15日

參加泛民初選的張秀賢接受本報訪問。 在上集, 他直指泛民無顧政治倫理, 紛紛爭取「不屬他們」的 DQ 產生的議席。 至於選情方面, 張秀賢無奈建制派「反拉布」的宣傳直接易明, 而泛民「反修改議事規則」卻不易理解。 從這點說起, 他批評泛民其實整體離地。 正如他在初選論壇所質問的, 泛民到底為了什麼而從政?

泛民堅離地, 難以動員市民

  1. 本周一,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決定下周一的會議可以無限期延長, 直到修改議事規則的議案表決為止。 朱凱迪當時諷刺: 建制派從來不願加班, 為什麼這次願意加班? 其實是為了今後不用加班! 在訪問中, 張秀賢對我們抱怨, 一邊是建制派「反拉布」的強勁宣傳, 把議事規則的修改和「反拉布」劃上等號, 另一邊, 泛民本已較難解釋議事規則一役, 因涉及不少專業條文; 難得朱凱迪提出較淺白的概念, 居然整天都沒人傳播, 可見泛民已相當離地, 只滿足於既有的支持者。
  2. 或許泛民的支持度一向不錯, 從直選議席分布來看確實如此。 不過張秀賢的展望並不樂觀。 在短期內, 泛民最有力的抗爭主題就是反二十三條, 二零零三年的大遊行是泛民一貫的強心針, 但他表示, 當年的成績實際上並非二十三條爭議本身的效果, 他認為市民覺得國家安全問題跟自己不太貼身, 跟議事規則一樣, 唯當年別的經濟民生問題, 引起民情洶湧, 才產生當年的大遊行。 何況這麼多年過來, 「像股市一樣, 什麼負面消息都消化了」, 如果泛民仍相信此舊議題可以集結同樣多的支持者, 就不免離地。
  3. 同一時間, 本報也訪問了一位在立法會外扎營抗議的泛民支持者, 而他也如此控訴泛民。 阿祥是政治素人, 站在普羅大眾的角度, 他指責泛民「拋書包」, 根本無助講解議事規則問題, 「越複雜越無人理」。 年輕人為主的本土派, 常予人熱血感覺, 但阿祥卻說他們「連影都無」。 這就印證了張秀賢在訪問中的分析: 唯有落區動員, 泛民方能應付此一役, 既然泛民如此離地, 那泛民就必輸。
  • o-171214-a1

總在談政治, 喪失專業形象

  1. 張秀賢評價泛民的另一點, 有趣地跟建制派如出一轍: 過於政治化。 張秀賢說, 泛民直選議員其實包括了不少專業人士, 但是傳媒就經濟專業問題採訪, 幾乎不找他們, 因為泛民談經濟時, 最終總要談政治。 他們的專業身份被淡化了。
  2. 以外匯基金改革為例, 張秀賢提出具體政策: 與其像新加坡淡馬錫模式那樣入股和操縱本地企業, 何不入股外資? 這樣有助引入外資, 創造高端就業, 促進向上流。 同時他站在勞工立場說, 外資的員工待遇有自己的一套標準, 有時比香港政府所規定的還好, 比如香港僅三個企業給予員工集體談判權, 而它們就都是外資。 此外, 香港股市往往虛高, 靠一兩隻股市維持高位, 好像近日的騰訊; 如引入外資, 讓外資利用香港股市集資, 可以讓港股更健康。
  3. 特朗普通過減稅方案, 可能引起全球稅務戰爭, 香港經濟可能受波及。 正如張秀賢所指, 香港資本太集中於樓市, 在此情況下, 他憂慮林鄭月娥以置業為主的房屋政策, 一旦遇上金融危機、 而中國內地(很可能)收緊銀根的話, 樓市必大跌, 而置業為主的房策意味「一定要人接火棒」, 受害的始終是供樓小市民。

讀醫讀法律, 請保障本地生 

  1. 最後, 張秀賢也談到教育。 我們觀察到, 不少中產家庭把子女送進國際學校, 或至少繞過 DSE 課程, 報讀國際文憑(IB)等。 張秀賢說目前情況不理想, 香港的資助大專院校一般收生 Non-Jupas 佔八成, 但法律、 醫學系, 比率卻佔一半以上, 當中不少都是本地人就讀 IB 等課程而進入的。 他認為, 就讀 IB 意味有相當資產, 不應擠佔 Jupas 本地生名額; 同時 Non-Jupas 也包括非本地生, 那麼法律、 醫學這些既有助向上流、 又關係到社會價值和基本民生的學額, 更應該保障本地生的機會。
  2. 實際上, 他質疑政府既推出 DSE 課程, 本應加強其認受性, 那就不應額外增加某些學系的 Non-Jupas 收生名額。 他直言政府的政策欠連貫, 「有時都唔知佢想點」。


關鍵字:

泛民主派 大學聯招辦法 二十三條 議事規則 張秀賢 香港 教育 社會 經濟 政治 勞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