讚好 LinePost線報 專頁,緊貼最新時事熱話!

楊朗騏《把年青反對派趕出議會是國策?》

楊朗騏
日期 : 2017年 12月12日

香港先後 DQ 了六名立法會議員, 可謂回歸以來史無前例; 正當香港人剛剛喘定, 要面對「新時代」政治生態, 澳門又傳來自由開放陣營的蘇嘉豪被中止職務的消息。 筆者請教了澳門大學的余永逸教授, 教授都直言, 澳門政府結果只會進一步喪失本已所存無幾的民心。

首先澄清一下蘇嘉豪所犯的「加重違令罪」。 若果一個人被具有相關權力的公職人員叫停某個行為, 同時被告知這個行為犯法, 而當事人經過示警仍明知故犯, 就屬「加重違令」, 與香港的「阻差辦公」類近。

至於為什麼立法會為了審訊而中止他的職務? 在香港, 如羅冠聰等人帶罪受審時, 一樣照樣開會。 余教授解釋說, 正如很多國家的國會議員可以免受刑事起訴, 澳門雖然無類似條例, 但為了保障議員, 就交由立法機關來決定一名議員是否受審, 職務的中止跟議會的保障相對應。 這跟三權分立並沒有衝突。 蘇嘉豪如果被判罰款, 將在繳足罰款後自動復職; 如果判刑多於三十日, 才須由立法會決定是否 DQ。

香港立法會因應 DQ 席位即將補選, 那麼澳門呢? 余教授笑說澳門司法極其緩慢, 補選一事言之尚早。 他「保守估計」如果初審之後任何一方上訴至中級法院, 居然都要花一兩年時間, 屆時蘇嘉豪的任期已過一半, 遑論上訴至終審法院。 原來約十年前, 曾有外籍人士就行政法規控告澳門政府, 從初審到中級法院就也花了兩年。 因此不如先關注一月的初審判決結果、 雙方是否上訴。

固然澳門政府有法可依, 但正如余教授所言, 香港和澳門一樣, 把年青反對派趕出議會已經成了一種「國策」, 甚至連老一輩的、 更溫和的自由開放陣營中流砥柱區錦新, 都被控誹謗, 隨時和蘇嘉豪同一命運。 余教授形容, 這跟新加坡政府打擊反對派一樣, 有罪就搜罪, 無罪就告誹謗。

這是對澳門政治生態的沉重打擊。 余教授直言澳門政府本就不甚得民心, 今次蘇嘉豪不論有罪無罪, 始終代表了一定的民意, 坊間對他過去一段時間在議會的表現, 都覺稱職, 哪怕不認同他的路線和立場, 都覺得他比起一些委任議員做得好, 其他議員則新瓶舊酒; 他給市民一種期盼, 甚至北京都希望議會革新(但同時拒絕年青反對派? ), 在此情況下, 政府不做好自己本份, 卻作出控訴, 就已傷害了市民的感情。

大家可以去 Facebook 看看, 蘇嘉豪被中止職務後, 仍然「停職不停工」, 列席立法會會議。 他就民生事項把文件交給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 後者居然拒收, 稱「要尊重立法會, 你交俾立法會啦」, 顯然不再視蘇嘉豪為議會一員。 蘇嘉豪當場聞言, 很有風度地依言把文件交給立法會職員。 從這個例子可見, 政府有法有權用盡, 而不顧其他。

  • o-171212-b8a

 

反觀香港, 其實情況類似。 如果澳門政府不甚得人心, 那香港的建制派相信更不堪, 那麼澳門未來所引起的民情, 就很值得建制派反思。 當然地, 如果這是「國策」而建制派根本不介意民情, 那筆者實予欲無言。

  • 楊朗騏, 香港公開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助理講師。

 


關鍵字:

上訴 建制派 立法會 區錦新 蘇嘉豪 法庭 法律 政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