讚好 LinePost線報 專頁,緊貼最新時事熱話!

何漢權:推動中史是國民教育成敗的關鍵

日期 : 2017年 12月10日

自二零一二年「反國教」後, 中史獨立成科、 國民教育等議題隨著李飛演講直播事件, 再備受爭議。 就此話題, 許楨「清風不識字」專欄近日訪問了新民黨政策總裁袁彌昌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 許楨今次則和教育評議會主席, 風采中學校長何漢權, 詳談中國歷史教育。

義勇軍進行曲不是共產黨專利

  1. 在此前的訪問中, 葉建源認為中學生收聽李飛的直播沒有意義。 何漢權不評價直播的安排, 但他認為香港社會整體失焦、 失信心、 失信任。 他相信無論李飛的身份如何、 位置多高, 來港展開對話就是「文明的表達」, 有對話好過沒對話, 他的學校如果不是測驗撞期, 本來也會安排收聽; 然而, 香港從二零一二年以來, 就把「洗腦」二字「濫用、 亂用、 錯用」, 反映社會缺乏了信心和信任。
  2. 他闡述說, 不論李飛、 王振民講什麼, 首先要論事實, 講道理, 而香港市民也是中國公民, 故香港輿論不能以「高壓」為由反對別人講, 反過來說, 政黨組織社會抗議, 不也一樣是「壓力」; 擺事實、 講道理之後, 才應該談感受, 可惜社會撕裂, 「民主」成了一種情緒而且蓋過一切。
  3. 除此之外, 他也覺得通識教育「批判思維」這個翻譯導致社會凡事「批判」, 他認為意思應該是「明思辯」。 他並不反對通識教育, 自己還是一九九四年港大第一屆通識畢業生, 但他指在中學階段教通識, 過於「大膽」。
  4. 對國歌法和二十三條, 他站在教育工作者的角度, 說「最好無法」, 透過教育讓敬意內化在人的內心。 任何一個認識田漢、 聶耳《義勇軍進行曲》的歷史背景的人, 都應該能尊敬中華民族不屈抗日的精神, 這並非國民黨或共產黨的專利, 也和自己的身份認同無關, 只要身為人, 講普世價值, 也一樣會尊敬。 可是一些港人一而再、 再而三噓國歌, 那就只好立法。 同樣地, 他二零零三年已經撰文指「人權無價, 一國無權」, 國家安全法放諸世界各國, 都普遍存在。 他指葉劉淑儀當時缺乏政治歷練, 因此無功而還。

  • 任何明白《義勇軍進行曲》背景的人, 都不會噓o-171210-a1b

哭港督難談愛國

  1. 許楨引述葉建源的說法, 在英殖時代, 港人透過文化經驗、 文化教育所建立的中國人身份認同, 可以說是高漲的, 這跟中史是否獨立成科不具直接關係。 不過何漢權對此說不盡認同, 他表示, 自己在澳門長大, 在台灣的大學讀書後回港, 觀察到雖然香港確經歷過李小龍的熱潮, 但從一九四九年的政治對立開始, 到七十年代, 國民身份認同的衰落已埋下伏線, 畢竟在英國治下, 英國文化和語言具優越性。 他舉例說, 從台灣回港教書後不久, 港督尤德爵士在任內逝世, 他一位身為女童軍的同事哭到嘩啦嘩啦的, 以其對殖民者的感情, 顯然並非心向自己祖國。
  2. 至於中史獨立成科「適得其反」的說法, 何漢權直指這是葉建源等反對派「不合其意, 不是由他提出」所以才反對, 這是社會撕裂的現象。 他解釋, 國史教育「可以優化, 不能矮化」, 內地和台灣雖無分開中、 西史, 但其歷史科明確的把中華民族歷史為主軸, 旁插世界歷史; 他的姪子女在美國, 讀的歷史也以本國史為主。 他重申, 中史教育要撥亂反正, 談何「適得其反」, 正如鴉片戰爭, 殖民地西史教育將之稱為一種商務戰爭, 就沒站在中國受侵略的歷史角度。 他又回顧「反國教」事件說, 當時教育局推國民教育科是一種失誤, 其實國民教育最核心的就是歷史教育, 本來加強、 改善中史科就能達到目的。
  3. 在這基礎上, 他把香港分做兩派, 一是回歸派, 一是離異派。 他主張回歸派可以不那麼保守, 包括政改等議題, 但他指責離異派的立場沒有根據, 就算不承認血緣身份, 但他們又不放棄國民權利「還拿著護照」, 乃不負責任的表現。 具體政策方面, 他主張初中中史科, 每五日應有二節、 共一個小時的專門授課, 反而葉建源所指「教師非專科專教」責不是關鍵, 反正數學、 英文往往都不是專科專教。 到了高中, 也應安排每周兩節中史課, 可以不考試; 又或者和通識科對修, 即二擇其一, 他笑說通識科「個仔養大了不能殺」。

  • 歷史教育應以國史為主軸, 西史就把鴉片戰爭說成商務戰爭o-171210-a1a

歷史視野看待國家發展

  1. 何漢權說, 國史教育「只有逗號, 沒有句號」, 應在社會整體推廣。 香港以其言論自由的環境、 歷史包袱較內地和台灣少, 可以發展成國史教育中心, 「免政治指指點點」, 同時增進國學文化的發展。 他曾帶香港學生遊歷烏茲別克, 香港學生就能同時感受到: 這兒是安祿山、 史思明、 鄭和的原籍、 安西都護府所在, 是烏茲別克的歷史, 也是中國歷史, 同時幾座歷史名城也屬於世界歷史。
  2. 正如許楨所說, 「最政治化的環境下」成長的八十、 九十後, 都已開始成家立室, 那家長如何引導孩子建立國民認同? 何漢權重申如何擺事實、 講道理, 例如戴耀廷提倡「違法達義」, 淡化了違法行為, 家長就要明辨「違法首先就違了法」; 要懂得綜合對比, 例如政改方案就算有限制, 但在中國歷史上, 一人一票選舉已是巨大進步, 「好勁架啦」。
  3. 放眼中國, 要知道黨國獨裁體制是中國歷史傳統, 國民黨在內地也一樣, 而這是一種歷史的認可, 盡管今日北京的人權政策有缺陷, 但吃飽穿暖才是人民最優先所求, 連史書所羨的唐代貞觀之治, 都處處餓死人, 這是玄奘《大唐西域記》所載的, 但中國解決了這個問題, 還將進入「小康社會」, 所以中國體制存在合理性。 正如美國日裔學者法蘭西斯.福山, 也摒棄了自己原來的「歷史終結論」, 提出政府最重要的是效率。 以上的種種, 就是一種歷史視野。


關鍵字:

中國歷史科 二十三條 國歌法 國民教育 許楨 葉建源 何漢權 李飛 香港 教育 社會 歷史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