讚好 LinePost線報 專頁,緊貼最新時事熱話!

專訪趙家賢:專業調解成就初選,保密是首要條件

日期 : 2017年 11月28日

立法會補選在即, 建制派自然有協調優勢。 本報專訪泛民協調平台「民主動力」的召集人趙家賢。 他向讀者介紹他作為調解員如何進行協調, 還坦言讓非建制派各個組織坐下來談已經艱難。 至於建制派, 除了「更高層次」的指揮, 他亦提出一個新穎觀點: 建制派支持者不善於批判性思考, 故容易整合, 但非建制派剛好相反。

鄭泳舜宣傳的士殺到來太古城, 仲唔快 D ?

  1. 趙家賢接替鄭宇碩以來, 一直為「民主動力」負責協調工作, 他表示「民主動力」就初選機制已經開會二十次, 其中有一些「好理想化」的想法, 希望今後可以普遍適用, 另一極端則是「中途棄選」方案。 他透露, 雖然「民主動力」作為協調平台、 民主促進者, 希望實現最理想的方法, 但今次補選不是恆常事件, 而且在政治打壓下進行, 故不可能實行「最理想化」的方法。
  2. 至於具體細節, 他不願透露, 唯稱進展良好, 餘下的是行政細節問題, 要處理好之後一次過公布, 因為一旦公布, 各方開始行動, 就難再更改。 他提到, 上月某傳媒機構公開相關討論文件, 乃傳媒「即食文化」的體現, 卻給予公眾錯誤訊息, 對事情無助。 即時的影響是產生信任問題, 他直言, 非建制派能夠「面對面坐下來談」本來已屬艱難, 該次爆料卻引起與會者猜測是誰洩漏, 都想捉鬼, 幾經調解才平息。
  3. 本職是專業調解員的趙家賢介紹, 今次是「民主動力」首次採用調解理論中「Facilitation and Mediation」的方式進行協調, 而保密是調解的專業操守, 亦是法律對從業員的要求, 調解者要對各方負責, 維持公平, 不可向第三方透露接受調解者所給予的訊息, 否則調解員將失信, 令調解無法繼續。 所以這才導致是次協調的進展比以往不透明, 引起外界猜測。
  4. 他又表示, 非建制派的光譜中很多派別, 很難統一, 所以本土派的意見對於促成初選十分重要, 他很感謝本土派袁健恩的參與, 他亦感謝全港民主派的意見, 還表示各方有所退讓, 使初選的討論有成效。 他的調解原則是, 不論「單人團體」還是大黨, 都平起平坐, 各抒己見, 並且引導與會各方聆聽、 討論彼此的觀點, 在共同框架下制訂一個能夠「各取所需」的中間方案, 而不是自說自話。
  5. 所以, 對於梁家傑近日認為協調機制要「一鎚定音」, 趙家賢有所保留, 他形容這是「大律師性格」, 以仲裁為主; 而他則認為, 不論政治還是社區事務, 都應集合大家意見, 在參與過程中, 參與者就算未必滿意, 但起碼可以發聲, 了解彼此難處, 促進相互理解。
  6. 然而, 目前時間已經無多, 趙家賢表示即使機制落實, 時間也緊逼, 尤其一些大黨希望開展社區工作的同時, 一些新興組織卻認為理念才最重要, 故他唯有用實例來促進討論, 例如「鄭泳舜的宣傳的士都已開到太古城, 還要違泊」。
  • 有傳媒上月透露部分討論中的初選方案, 當中設計了實體投票、 電話民調、 論壇三個部分。 本報獲得部分關於初選的文件, 唯決定在泛民公布時才同時報導, 以免造成不可預計的影響。
  • o-171128-a1a
  • o-171128-a1b

建制優勢: 選民少批判思考

  1. 記者提出, 上一次泛民就立法會初選, 已是二零零七年的事, 當時陳方安生贏出; 相隔十年的時空, 今天已無陳方安生一樣整個泛民都認受的人物。 趙家賢同意, 他指現在已無「號令天下的人物」, 不同年齡的選民各有取向; 此外, 現在也缺少具公信力、 作為輿論領袖的大媒體, 今日的現象是訊息分散, 人們紛紛在網上接受訊息。
  2. 除了訊息分散, 網絡也造成「回音室」(Echo Chamber)效應, 網民進入網上圈子, 往往以為全香港市民都和自己一樣。 在這方面, 趙家賢認為建制派支持者的獨立、 批判思考性較低, 「新聞造假都較易中招」, 而非建制派支持者, 則較能夠批判思考, 批判對象包括陣營內部的訊息, 同時崇尚多元, 所以建制派容易整合。
  • 「今日缺乏號令天下的人物」
    o-171128-a1d

區選雖小, 難以協調

  1. 最近剛剛也舉行了區議會補選。 提起這事, 趙家賢分析指區議會補選難度更高, 一來時間急逼, 二來選區細小, 參選人和社區關係很深, 難以制訂「誰最具優勢」的客觀基準, 即使做民意調查, 也難調查滿一千人, 而樣本數目須過一千才不致誤差不可接受, 他笑說「找到一百人訪問都話你叻」, 而除非是大型屋苑, 否則像旺角的話, 問十個有一個是當區居民, 就已經難得。
  2. 他表示, 二零一九年的區議會選舉現在已經開會談。 如果撞區, 原則是細黨可以優先選擇, 但亦有局限。 如果是立法會選舉, 黨派之間可以互換, 但如上所述, 區議會參選人和社區關係深厚, 故無法妥善交換, 候選人也往往堅信自己最有勝算。 同時, 區議會參選人既已扎根社區, 一些意見認為應該讓舊人繼續嘗試, 一些意見則認為久攻不下就應該換人。 這是立法會選舉協調較不常見的爭議。

協調不是建制分餅仔

  1. 今次需要民主動力協調的選區包括九龍西、 新界東。 若以單議席單票制論勝負, 泛民在新東有較穩定勝算。 至於九龍西, 過去十年變化頗大, 當初建制派與泛民半分天下; 本屆 2016 年選舉, 泛民得票略多於建制派。 預計到 2020 年, 僅深水埗就將增多十萬人口。 此區雖然以基層為主, 但大型中產樓盤亦在外圍相繼出現, 市區重建則改變了地區面貌, 中產階層開始進入。 凡此種種, 都是挑戰, 建制泛民之間勝負比新東難以預料得多。 趙家賢同意有關觀察。  
  2. 總結而言, 趙家賢承認如果非建制派不整合, 西九補選議席很大機會由建制派奪得。 因此, 趙家賢再次感謝本土派袁健恩作出「艱難決定」不參選, 並且強調, 既然建制派已經統一戰線, 非建制也須內部統戰。 編者亦相信, 利用調解員來協調, 在現時欠缺「號令天下」人物的情況下, 可避免政治派系自說自話的零和結果, 袁健恩不參選, 說明此方式有一定效果, 預料可以防止其他本土派另起爐灶參選, 這對泛民的日後發展存在重要意義。
  3. 最後, 有傳建制派的「協調」先決定哪個黨派出選「分餅仔」, 才由該黨派內部遴選, 趙家賢形容這是「暗啞底」的手法, 重申他是專業調解員, 不希望做這樣的「和事佬」, 並強調調解機制在於協助各方保密原則下透露心跡、 轉達、 鋪陳意見。 調解員本身要秉持中立原則, 不傾向任何一方的利益。 所以最後, 趙家賢亦向記者表明心跡, 不可能參選立法會。 他反稱已為自己確立角色, 就是當一個「政治調解員」。
  • 趙家賢受訪稱, 他不是建制派內部那種「和事佬」
    o-171128-a1c


關鍵字:

泛民主派 民主動力 建制派 區議會 分開補選 趙家賢 香港 政治 選舉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