讚好 LinePost線報 專頁,緊貼最新時事熱話!

許楨專訪葉建源:只靠正面宣傳培養出愛國心,也只是虛榮感

日期 : 2017年 11月21日

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作主題演講, 香港教育局事前邀請中學校長安排學生收看直播, 立法會教育界議員葉建源早就多番提出反對。 許楨「清風不識字」專欄為此訪問葉建源, 從李飛的直播談到中國歷史科和國民教育, 葉建源認為, 國民教育要如習近平所言「求大同, 存大異」, 而愛國的本質是憂國憂民, 如果只靠正面宣傳就培養出愛國心, 也只是一種虛榮感。  

學習基本法, 成為充權的公民, 也不會變乖 

  1. 葉建源首先重申他對中學生被安排收看李飛直播的看法: 李飛的演講值得聽, 但整個研討會的對象不是中學生, 中學生看直播, 要克服語言障礙、 認知程度差距, 這樣無助學生認識更多, 「相差太遠了」; 此外, 過往就算英女王、 香港總督, 都未試過要求學生停止正常課堂來收看其講話的直播; 特區政府這次可能覺得李飛講話非常重要, 重要到「咩都唔好做」, 由此可見政治動機較強烈, 而不考慮教育的實際情況。
  2. 回顧回歸二十年來的基本法教育, 葉建源認為, 問題在於北京和建制派對基本法教育的性質的定位、 效果的預期。 他的觀念中, 這是介紹一部憲制法律的公民教育, 內容包括條文、 制訂的背景、 實施的情況, 學生可以了解基本法下自己的權責、 香港自治的角色、 公民與政府的關系, 從而成為「Empowered」(充權)的公民。 因此, 如果北京覺得學生接受了基本法教育, 就會「變乖」, 是不切實際的。  
  • 市民充權, 不等於變乖
    o-171121-a1a

北京和林鄭誤以為中史曾經廢科 

許楨提到, 近年內地官員和香港建制派都有聲音認為, 由於中史不是必修科, 所以導致新一代的國民身分認同低落。 不過葉建源希望澄清, 所謂中史「廢科」, 從來沒發生過, 只是過去幾年才出現了這種說法。  

  1. 他闡述說, 即使在殖民地時期, 中史科已有很多學校開辦, 唯從來不是必修科, 在殖民政府下根本不可能; 回歸後, 絕大部分中學都開辦了初中中史, 即使是以前拒絕教中史的「名校」、 前身是職業先修學校者, 亦相繼開設初中中史課程, 因此, 回歸之後其實多了學校教。 他表示, 現時九成中學已設初中中史, 而 4% 採用中西史結合的課程, 又 6% 歸入綜合人文科, 和西史、 地理一併教授。 然而, 葉建源相信林鄭甚至北京, 都誤以為中史曾經「廢科」, 所以出現目前的方案。
  2. 葉建源個人認為, 中史變成必修科沒問題, 但若必須獨立成科, 就和歷史教育發展背道而馳, 因為中西史結合, 可以嘗試培養較寬闊的歷史觀, 在教育專業角度, 應許可探索新教法, 而且其初步研究發現效果良好, 如果一定要拆開來教, 令人感到奇怪。
  3. 實際上, 他認為中史科的問題是教學成效不彰, 而已識別的成因有二, 一是部份老師並非中史專科出身, 本身對史料不夠熟悉, 故講得乏味, 二是初中課程繁多, 中史科課時不夠, 例如三國歷史很精彩, 但往往只能講一堂, 「講得赤壁講不到官渡, 講不到三英戰呂布和貂蟬」。 所以他直言, 現在「獨立成科」是偽命題, 轉移了問題焦點。  

對政權的認同, 要給予彈性和時間 

從歷史課程, 不免談及國民教育。 許楨指出, 即使移民西方國家, 也須對當地歷史文化有認識, 這就反映一種歷史和身份認同的掛勾。  

  1. 葉建源表示, 一國兩制中, 「一國」與「兩制」共存, 站在「一國」的角度, 國民教育順理成章。 不過他回顧稱, 英殖時期的政府沒想過把香港市民改造成英國人, 反而尊重固有的中國傳統, 在學校允許教授中國歷史和文學, 因此, 香港上一代的國民認同深厚, 但存在於文化層面、 民族層面, 加上「打日本仔」的記憶。 到今天, 國民教育較政治化, 包含對北京政權的認同。 問題是, 香港並非人人對北京政權認同, 故現時的國民教育令部份人感到不適。
  2. 因此葉建源建議, 國民教育課程中, 對北京政權的認同, 應給予彈性和時間, 例如說, 如果香港在北京治下越來越民主, 那市民對北京的認同自會增加, 否則也無法強逼出來。 他希望國民教育能像習近平所言, 「求大同, 存大異」: 在民族認同方面, 培養「大同」, 但「大異」則是香港和內地的教育方法和目標差異, 他「想像不到『紅領巾』文化搬到香港」。 他認為國民教育應該是公民教育的一種。
  3. 最後談到國歌法, 如果國歌教育要納入中小學課程, 應否包括田漢在文革中被逼害至死的歷史? 葉建源主張坦承建國以後的歷史轉折、 義勇軍進行曲如何一波三折; 愛國的本質是憂國憂民, 如果全講正面也能激發愛國情感, 就如許楨所形容, 是「功利愛國主義」的虛榮感; 日後當學生發現歷史真相, 更會質疑教育過程不真誠, 造成較大的認同感反彈。
  4. 許楨就以文革為例總結: 中國經歷了這場動盪, 卻可以靠中國人自己走出深淵, 不靠任何人, 從這個角度, 國民教育也可以坦然面對這些負面歷史。  
  • 葉建源與許楨談論國民教育
    o-171121-a1b


關鍵字:

基本法 一國兩制 國歌法 中國歷史科 國民教育 許楨 葉建源 李飛 香港 歷史 社會 教育 政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