讚好 LinePost線報 專頁,緊貼最新時事熱話!

陳健民:林鄭「幾憎」黃之鋒,不可能跟他談判

日期 : 2017年 11月15日

佔中發起人之一、 中大副教授陳健民接受劉慧卿專訪。

陳健民指, 學生自從成為佔中主體以來, 先是忙於招架對領導者的不滿, 又和本土派日日爭論, 後來香港眾志也忙於選舉, 沒敢公開做切實的檢討。

  1. 劉慧卿追問說, 「四大版塊」包括學生、 三子、 公民團體、 政黨, 其他方面為什麼沒有檢討? 她堅持用「同一把尺」來量度別人, 對政府也是這樣, 那如果「四大版塊」不檢討, 如何交代? 陳健民的觀察則是, 佔中三年來, 從第一年的沮喪, 到第二年獲得選舉佳績, 到第三年遭遇打壓, 但泛民內部反而團結了, 老一代開始理解新一代的港獨聲音, 新一代也開始明白和平路線的意義, 民主運動的對話氣氛改善了。
  2. 陳健民回顧, 佔中從一開始幾天, 到底衝不衝擊政總、 到談判和撤退策略、 大台的意義、 要不要升級行動, 泛民和學生的意見都不一樣, 另一發起人戴耀廷設想過「廣場公投」但因泛民憂慮產生激進方案而沒有實行。 陳健民指, 本來各方設有協調委員會, 但一開始事情走向就和預想不一致, 於是協調架構早就崩潰。
  3. 陳健民又覺得「林鄭幾憎黃之鋒」, 因此佔中期間, 政府只跟學聯談判。 劉慧卿指責政府的做法, 又自嘲當時各泛民政黨「隱形」, 反而一些市民罵「做乜阻我返工」, 懂得跟政黨算帳。 陳健民則解釋, 市民多數因為學生的號召而站出來, 是他們一開始激發罷課; 他的調查也發現, 一些市民特別是婦女, 未必懂普選問題, 但看到孩子被打壓, 故激發起「單純的正義感」。
  4. 劉慧卿憂慮民運重蹈覆轍, 陳健民同意。 他指全球近年很多民運和佔領, 但靠網絡來組織, 結構鬆散, 無法取得成果, 只能帶來文化覺醒。 「人大831」出台後, 他也覺得改變到的機會不高, 在習近平治下不甚可能有「真普選」。 因此雄陳健民眼中, 這是一場漫長的民主運動, 佔中的意義在於市民的醒覺、 對家園的歸屬感, 佔中是否成功, 本身並不重要。
  5. 然而, 自從南非圖圖主教(Tutu)竟不鎮壓反種族隔離的運動, 曼德拉就懂得把握機會, 轉向對話和談判, 最終達成目標。 陳健民不排除中國日後會出現變化, 令民主運動得到談判的機會, 但以佔中時的鬆散結構根本把握不到。 他舉例說, 當時學聯不是很想將佔中行動升級, 但不得不做, 因為越拖得久, 年輕人越不耐煩, 學聯只得滿足這種聲音。
  6. 陳健民也以 1956 年匈牙利和 1968 年捷克為例, 激進地推倒建制可能換來「蘇聯揮軍直入」, 故必須有進有退, 保存民主運動成果。


關鍵字:

佔領中環 黃之鋒 劉慧卿 陳健民 香港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