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澄《習近平,特朗普、普京的共同點》

宇澄
日期 : 2017年 11月13日

近日國際政局表面上展現出了和諧大格局。 在過去幾十年美國獨大的一極世界的歷史中, 中、 美、 俄世界三大巨頭罕有表現如此親密。 情況令一眾「美國優先」的特朗普支持者感到愕然。 三國關係急速回暖, 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習近平、 特朗普與普京三人, 有著相近的價值觀: 對傳統民主政制、 價值感的懷疑。 在三人強勢的政治領導下, 過去所謂的「普世價值」可能逐漸改寫。

美國總統特朗普訪華, 獲中國國家主席以國事訪問的規格接待, 特朗普更破天荒表明, 在貿易問題上不會怪責中國。 中美兩國簽訂破世界紀錄二千幾億的商貿合作備忘, 全程無風無浪。

特朗普與俄羅斯總統普京的關係更是撲朔迷離。 二人在越南峴港出席亞太經濟合作會議領導人峰會期間, 曾三度短暫對話。 特朗普之後為普京出頭, 表示相信俄羅斯總統普京所講, 俄羅斯並沒有介入美國總統大選。 美國總統開腔為俄羅斯領導人說項, 的確絕無僅有, 難怪國內為之嘩然。

美國政治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曾提出著名的「歷史終結論」, 即西方國家的自由民主制, 可能是人類政府的最終形式, 但隨著「西退東進」的國際政治現實 -- 即中國及東南亞多國經濟崛起, 西方民主政體國家國力日衰, 東歐、 中東地區實行民主政制的國家不斷重複動蕩不安、 生靈塗炭的經驗 -- 西方不少學者都面對現實, 研究為何一套封閉式管理、 中央集權的中國模式會得以成功。

中國強調「集體、 效率、 發展」。 西方強調「個人、 權利、 問責、 可持續」。 特朗普就是打著這支反政客、 反政黨、 反平權的旗幟, 獲得社會支持; 上任後攻擊傳媒, 力批傳統兩黨政客「阻住地球轉」。 特朗普把西方民主政制說成: 政客利用程序和選票去達至個人利益最大化; 個人為保障自己權利, 犧牲社會整體發展; 問責風氣變成拖拉成風, 議而不決。

他與習近平同樣有「經濟發展」為先的共同信念, 過去美國重視的出口人權、 民主信念, 統統被特朗普拋於腦後, 全因他自己都不信這是有效治理國家之法。

俄羅斯近年因油價下跌而經濟下滑的, 普京當然歡迎美國重經濟、 輕外交的政策, 讓他可以在歐洲爭取更多資源。 普京更是當代集權主義者的代表, 有新沙皇之稱, 任期更未見盡頭。

當中美俄三國領導人找到「默契」, 價值觀趨向一致, 國際政局自然吹和風。 因此,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相信會被三國聯手壓下, 以免破壞三國搵大錢的機遇。 過去所謂的民主、 人權普世價值, 可能要重新改寫。

  • 宇澄, 擁有十多年媒體經驗, 曾經在本地報章和電視台工作, 現為自由撰稿人和大專兼職老師 。

 


關鍵字:

唐纳德·特朗普 習近平 普京 國際 政治 國際政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