讚好 LinePost線報 專頁,緊貼最新時事熱話!

林興義《區塊鏈:政治範式轉移,顛覆政治上層建築》

林興義
日期 : 2017年 11月07日

每到了遷徙的季節, 候鳥都會結群的從寒冷的北方飛到溫暖的南方。 飛行途中的每一隻鳥對所屬鳥群的形態並沒有完全的概念, 他們也沒有任何的中心領導, 但是鳥群遵守著一條非常簡單的原則, 就是彼此只關注周圍大約六隻同伴的行為, 只要和他們保持一致即可。

同一時間在昆蟲世界裡, 蜂王的任務衹是繁衍後代, 並不參與其他一切生產活動, 也不領導工蜂群, 但卻建構了一個非常複雜的組織系統。

在這兩個例子中, 它們都沒有管理者, 只是遵循簡單的法則, 但既能完成許多不可思議的複雜任務, 又確保了組織的穩定性。

區塊鏈的種種特性, 比如去中心化、 共識機制和分散式管理規則, 都與前例有異曲同工之妙, 使原本散落在全球的資料在互聯網絡上聚集流動, 湧現出一個巨大的「價值鳥群」和「交易蜂群」, 也演化出自身的種種智慧。  

讓中間環節消失

區塊鏈是一種分散式系統, 不儲存於特定的服務器和安全節點上, 而是分散的儲存在網絡上所有的節點。 區塊鏈也是一個公共資料庫, 它記錄了所有的交易資訊, 它可以讓每個用戶經由合法的手段讀取和寫入資訊, 所有的交易記錄都被存放在雲系統上, 無處不在, 也難以攻擊。 區塊鏈是一個證明與自證的系統, 具備一套特殊的共識機制, 防止以往的資料遭到篡改, 理論上必須擁有全網絡 50% 以上的運算能力才能夠推翻此系統, 也因此, 區塊鏈這個網絡記帳本的偽造成本極高, 所以不易存在偽造的資訊。

假設甲方要轉帳一千美金給乙方, 一般的做法就是寫一張支票或者通過銀行轉帳, 此中, 銀行作為中間人會確認甲方的銀行餘額足夠支付這一千美金, 並且與乙方的銀行確認收賬, 當交易完成後, 雙方的銀行會各自在自己的帳本資料庫上刷新記錄並做結算。 如果是用現金支付的話, 雙方可能就會找一個具備信用和權威的中間人, 去見證此項交易。

在區塊鏈的世界中, 所有的這些中間商就可以去除: 甲方只需要在網絡上公開大喊支付乙方一千美金, 所有的群眾都會驗證交易的正當性和做見證, 這時候要偽造一個虛假的交易, 就必須得到 50% 以上的群眾認同(詳情見《51% 攻擊》), 而這是非常困難的。

如果讓六合彩攪珠機和區塊鏈技術結合起來, 通過分散式系統和所有網路節點驗證, 情況就像邀請所有人到攪珠現場觀看並確認結果, 這時候就沒有需要太平紳士/有名聲人士檢察攪珠結果了。

區塊鏈每一時刻, 都保存一條最長、 最具權威、 共同認可的資料記錄, 並遵循共同認可的機制進行, 無需中間權威仲裁, 直接的點對點的交互資訊。 長遠來說很多交易就沒有需要權威律師和會計師審核的必要了。  

政府和專業權威, 還有必要嗎?

從工業革命開始, 中心的重要性在經濟活動裡不言而喻。 中心是一個集中所有資源和資料的地方, 人們將生產和工作都集中在一起, 從而達到完全控制、 資源優化。

政府也擔任了重要的權威中心, 所有的商業登記和身份登記都儲存在中央, 同時, 銀行和律師保證資產和交易準確和無誤, 也保證了私有產權的維護。 好萊塢很多著名的電影就以身份被盜作為題材, 比如麥迪文主演的 The Bourne Identity。 在現實世界中, 要刪除一個人的身份記錄談何容易, 但其實也絕非不可能。

筆者在世界銀行工作時, 就發現很多發展中國家的土地交易資料, 往往只存在於中央資料庫, 很多人交易後可以簡單地賄賂官員就把紀錄修改。 洪都拉斯就曾經出現過相同情況, 一個老太太住在自家房子超過二十年, 但一天因為國家財產局紀錄顯示該房子由另一人持有, 而突然被員警轟了出去。

有意無意地記錄錯誤導致的不公正和財物損失, 屢見不鮮, 銀行掌握著價值, 律師和會計師掌握著公信, 政府掌握著身分和權威, 最終判斷的標準掌握在少數人手中。 試想, 沒有了銀行和律師, 我們可能就連最簡單的遺產轉移都不能進行, 因為沒有辦法證明擁有權。

以前我們要瞭解資訊, 需要看各類媒體, 因為他們是資訊中心, 是權威。 過去的十年, 訊息迅速地網絡化, 現在年輕人不需要看電視, 而是從互聯網、 手機上隨時隨地的接觸甚至創造資訊, 每一臺電腦, 每一個手機, 每一個人, 都變成了一個資訊中心。 維基百科成為了知識去中心化的一個里程碑。

區塊鏈將帶動新一輪的價值權威去中心化: 如果 2000 年是資訊網絡時代(互聯網資訊), 2010 是社會網絡時代(社會活動和溝通), 那麼 2020 將是價值和物聯網時代(資產物權)。

在自由主義者眼中, 比特幣和區塊鏈的存在意義顯然更深更遠: 它是一種互聯網上價值操作的方法(Value over IP)。 區塊鏈能讓我們在沒有中心化權威機構的授權和認證下, 真正的擁有某些數位產品。 從前連身份都需要公證, 廠商機構才能證明, 而區塊鏈以一嶄新的方式取代物權法中的傳統產權鏈, 以透明的規則和執行機制, 方便所有參與者在記帳上受到公平的對待。 在這個機制裏, 沒有絕對的第三方機構可以操控任何一方要查核的記錄的真實性, 所有認證和價值的紀錄都透過一個類似民主的共識機制便可達致, 減少了中間商和權利機構, 也大大減少了各方的尋租行為。

牽一髮動全身, 在去中心化的過程中, 不免會損害到既得利益者, 尤其很多公共行政機關的權力都會受到波及。 在經濟活動的範式轉移下, 上層建築包括法律、 政治等, 都會產生劇變。 在政治角力底下, 區塊鏈這種徹底顛覆中心組織和權利來源的制度, 又能走多遠呢?

  • 林興義, 香港青年新創見公共事務委員會研究員, 劍橋大學金融學碩士, 曾於世界銀行擔任分析員。


關鍵字:

互聯網 比特幣 國際 科技 經濟 政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