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波:唔食雙倍抗壓藥,開會真係驚會死

日期 : 2017年 10月30日

立法會財委會主席陳健波近日施行「主席指引」, 相當惹爭議, 一句「收返咪好無面? 」更成為話柄。 他在香港電台的訪談節目中說, 他的「金句」自自然然就會出現, 因為「我就係我」; 他稱最近幾年, 好彩「通了波仔」, 否則真係激死。

立會秘書處是鐵衙門, 點會偏幫主席

  1. 先說近日的「指引」風波, 他首先解釋, 立法會秘書處是鐵衙門, 而委員會主席只是流水的官, 甚至年年換, 他相信秘書處不會為了某個主席而違反專業操守, 而他和秘書處開會, 有時甚至覺得對方太保守, 把規矩看得極重。 所以他表示, 他經諮詢秘書處而推出的決定, 市民不用擔心其程序基礎。 他自己也很注重程序和法理, 他把之前一年吳亮星作為主席期間「成尺厚」的文字紀錄細看了整個暑假, 還跟法律顧問開了幾十個鐘頭的會議。
  2. 他表示感到委屈, 最近都在忍辱負重。 他說, 這類指引其實以前都提出過, 而這一次他也曾邀請非建制派議員商議, 只是對方一個人都不出席而已。 至於為什麼不公開, 他認為一旦公開就不可能理性討論, 一些議員「見到鎂光燈就顛, 只想搶鏡頭」。  

細個就想做超人打壞人

  1. 對於香港政府, 他相信政府也希望香港更好, 不會「搵市民笨」。 所以他被歸入建制派, 但如果政府有問題, 他也會批評。 對於自己的席位, 他表示功能組別沒有無直議席的工作那麼多, 不算很辛苦, 但他的選民大部份都是 CEO 等「高端」群體, 對議員的個人很了解, 不是「搞啲野」就可以左右他們的; 這些選民的個人要求較少, 多關注香港整體經濟和營商環境。 對於功能組別, 他認為能夠和直選議席取得平衡, 「咁總係有人做生意的嘛」。
  2. 他形容自己, 對不公道、 不講道理的人, 非常執著。 他聽說自己兩三歲寄住在汕頭, 就已經懂得和別人吵架; 小學時住黃大仙的公屋, 被黑社會之流欺負過, 被逼打開書包「睇你有無錢」, 回家之後不開心了幾天, 幻想自己變成超人打敗他們。 所以對於近年的議會, 他笑言好彩做了「通波仔」, 否則真的會激死, 而最近幾次會議, 他都吃了雙倍抗壓藥, 否則真怕會出事, 只是擔心鎮靜效果太強, 會影響思路。
  3. 他相信好人有好報, 惡人有惡報, 但他也承認現在有不少人認為自己在做好事, 所以他也體諒議會的狀況。 他透露, 儘管一些非建制議員在鏡頭前罵他, 但他私下跟他們有不少交了朋友, 包括劉小麗等, 因為政治立場是一件事, 能不能交朋友則是另一件事; 多年來只有一個議員他從不私下打招呼, 因為被對方「屈得太緊要」, 他接受不了; 他不願公開其名, 但其人已不在立法會。  

如有神助, 唔驚你地

  1. 回顧從政之路, 他在恆生做保險代理部門副總經理時, 幸運地做得很好, 有一次上司打電話給他, 讓他預備一份招聘總經理的文書, 他反問「為什麼不讓我做? 」, 結果被罵「你以為自己好叻? 」。 此後他就第一次覺得可能被炒, 於是開始建立自己的社會網絡, 漸漸參與了社會公職工作。
  2. 後來他投身慕尼黑再保險公司, 有一次遇到一位同樣來自香港的下屬, 拒絕按他指示負責會議紀錄, 於是罵了那位下屬一個鐘。 他笑稱香港人到外國久了, 以為自己是外國人, 慣了那種文化, 然而他亦反思, 幸好自己有機會學習另一套管理和文化, 就像那邊的下屬也會寫上司的評估報告; 不然直接從恆生辭職去立法會的話真的不得了。
  3. 說到慕尼黑再保險, 陳健波身為該公司的受薪顧問, 在港珠澳大橋追加撥款期間, 因該公司也承保了大橋工程, 遂被質疑有利益衝突。 當時會議主席交給了陳鑑林。 陳健波在節目中表示, 該公司也不滿被一些議員這樣地懷疑, 所以在香港沒有設立總部; 他批評說, 如果政治做得「太離譜」, 會確切具體地影響外界對香港的信心。
  4. 他回顧去年「陽光下剪布」一役, 他開會前罕有地祈求上天賜予智慧和力量, 他相信宇宙有主宰, 只是不知道那位「神」是誰。 那次會議他很辛苦但順利, 所以他在節目中笑說: 「你班人, 我點會驚你地呀, 知唔知邊個係我背後, 係上天在我背後! 」 


關鍵字:

泛民主派 建制派 立法會 陳健波 香港 政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