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宏正:反對高鐵者,坐都未坐過,通車都不會坐

日期 : 2017年 10月24日

特首林鄭月娥將於明天把一地兩檢無約束力議案提交立法會。 一地兩檢在香港爭議多時, 非建制派組成了「一地兩檢關注組」, 而一群工商界專業人士, 也組成了「一地兩檢關注聯盟」, 想以「用家」的角度提出他們支持的意見。 《線報》特訪問聯盟的發言人、 經民聯的梁宏正, 兼綜合比較本報近期有關一地兩檢的訪問內容。

內地政府更多憂慮

  1. 梁宏正首先提出一點: 他和工商界朋友早就關注高鐵能否通車和一地兩檢的問題, 於是和上屆政府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見過面, 想知「究竟搞成點」, 而張炳良當時「閂埋門」表示, 從香港的角度落實此事不難, 但中央政府和內地部門更有擔憂。 梁宏正說, 這就有別於非建制派宣傳所說「大陸梗制啦, 公安可以隨時來香港嘛, 係香港市民才擔心」。  

商務高鐵一日遊

  1. 至於什麼是「用家」角度? 梁宏正回顧他的高鐵一日遊: 一早六點出門, 坐車經深圳灣口岸去深圳北坐八點的高鐵, 十一點到湖南長沙, 開十二點半的會, 然後坐六點半高鐵回程, 晚上九點半回到深圳北, 再回到香港家中已近晚上十二點, 相當辛苦。 儘管如此, 他仍會選擇高鐵優先於飛機, 畢竟去長沙目前一日一班機, 但深圳往長沙一小時六班車, 還可以去衡陽等沿線城市, 坐飛機的話下機仍要花時間坐車; 即使去長沙, 從高鐵站下車只要二十分鐘就到市中心, 從機場去市中心卻要一小時。 所以他說高鐵有其方便之處, 特別是站在工商專業人士的角度, 他希望高鐵可以更方便, 例如提供通宵服務, 那麼工商人員就能夠較舒適地往返。
  2. 因此, 非建制派反對西九高鐵站, 令梁宏正與朋友們心底覺得不公平, 為什麼一個利民政策會被描述如此極端、 政治化? 羅湖也不過如此而已。 他還批評一些反對者根本無搭過高鐵, 而且就算通車都不會搭, 再者, 即使多數旅客只去深廣兩地, 但他認為如果是遊客其實時間長點無所謂, 但對於頻繁往返的工商客, 就意義很大, 他們深深體會了世界各地的「Transit 之苦」, 例如即使美加邊境一地兩檢, 去到美國一樣要再檢查。 梁宏正舉例說, 我未飲你支茶, 我又點能夠話你支茶唔妥?
  3. 梁宏正承認, 目前大部份往內地者都是去深廣兩地, 高鐵一地兩檢看似作用不大, 但他表示要長遠看, 「有條路做咩唔行」。 如果西九高鐵總站提供一地兩檢, 對香港人和內地人都最方便; 即使香港不能成為「米字形」的樞紐站, 但作為終端總站也有經濟效益, 可帶動周邊地區, 為什麼要把機會讓給別的城市? 何況鐵路就放在這兒, 從香港發車直通高鐵網橫線並非不可能, 只視乎交通需要, 就像最初 IFC 落成時一樣冷清, 西九站亦不能設想一啟用就班次頻密。 反過來說, 若去福田落車, 高鐵不是皇崗黃巴士, 旅客要等下一班列車, 耗時其實更長。
  4. 對於一些意見認為「一地兩檢關注組」較專業, 設置了「專家組」, 梁宏正反質疑他們根本沒有憲法專家, 也沒有高鐵專業人員理解人流和運輸等問題, 他們主要是社會科學學者, 也不是權威, 他們有權發聲, 但沒理由發言權比他們這些「用家」更大。 非建制派聲稱「割地」不合法, 梁宏正笑稱政府自己怎會拿出一個不合法的方案? 他指責非建制派一時說事情要符合《基本法》, 當事情符合《基本法》而他們不喜歡, 又說另一套。 他直言, 若真的不合法, 「咪司法覆核囉, 成功的話我鼓掌」。  
  • 梁宏正: 希望社會聽到「用家」的角度
    o-171024-a1a

讓反對聲音正規地發出來, 是好事

  1. 不過梁宏正強調, 「聯盟」沒有政治任務, 也不會幫政府講說話, 他們只是想提出「用家」觀點而已, 對事不對人, 香港是多元社會, 他們當然應該提出自己的立場。 他們很注意避免政治化, 希望在政府「三步走」之後才談細節, 也可能向政府建議一些替代選項, 但須在十分必要的情況下才這樣做, 因為他們不想成為政治團體。
  2. 故他批評非建制派立場為先, 指責關注聯盟是「政府啦啦隊」, 這樣猶如「撩交嗌」。 對於「關注組」表示並非反對高鐵和一地兩檢, 只是提出替代方案, 他質疑所謂福田一地兩檢方案, 在政府之前提交立法會的特別文件中已經注明審視過, 即其實是舊方案; 另一方面, 「關注組」內又有學生代表明言反對高鐵本身, 所以他覺得「關注組」只是想拖延和阻撓。
  3. 梁宏正覺得, 林鄭上台以來社會氣氛平和了, 如果希望社會不要吵得太激烈, 就要尊重非建制派的意見。 林鄭把方案提交到立法會審議, 讓立法會有機會明確提出正反立場, 好過壓住反對的聲音; 梁宏正承認工商界專業人士不少抱持「我咩都唔理, 給我一地兩檢就得」的立場, 但既然林鄭月娥決定讓立法會先討論, 她必有其政治考慮, 亦非他們作為商人可以左右的, 梁宏正相信方案獲得立法會通過後, 政府將會得到多一份支持, 而非建制派也要明白, 還有細節要討論, 中央部委否定方案的話, 目前的大框架也要改變, 他們除了反對, 還有實際討論的角色。
  4. 梁宏正透露, 新一屆政府運房局長陳帆仍未與「聯盟」溝通, 相信有些細節政府都未確定。 他尤其關注在一地兩檢安排下, 一些生活保障和權益, 例如港人在西九站過關之後受傷或發病, 可不可去香港醫院? 難道要去到福田再轉送醫院? 這些安排背後就要討論細節。 此外, 他也希望到西九口岸工作的內地團隊是「最專業」的, 而實際上, 現在羅湖、 深圳灣口岸都用「E道」, 旅客不用和關員打交道, 關員也越來越注意減少對旅客的滋擾, 比以往確實文明很多。 他批評反對者無視進步, 總是設想最極端的情況, 拿來恐嚇市民。  

香港要把握自己的話事權

本報近期的專訪中, 多次談到一地兩檢, 例如:

  • 本土派的譚凱邦認為, 用《基本法》二十條的「授權」來打開缺口, 令香港權益被削減, 就如「授權個賊打你荷包」;
  • 經民聯的梁美芬認為, 採用「全面管轄權」模式優於「局部管轄權」模式, 因為中港法系不同, 後者可能引致更多釋法, 產生不可預料的後果;
  • 人權監察的羅沃啟認為, 把人權保障較佳的香港司法區的範圍減少, 同時增加內地司法區範圍, 是香港的損失也是中國整體的損失;
  • 一地兩檢關注組的梁啟智認為, 八成香港旅客只去深廣兩地, 政府現時一地兩檢方案未必值得。
  1. 我們可以從中看出三種論述角度。 譚凱邦和梁美芬關注中港關係的法律層次, 羅沃啟關注實際的人權保障的層次, 梁啟智則關注效益。 編者以為, 這相當能夠代表社會不同的討論聲音。
  2. 對於第一個範疇, 畢竟北京話事, 香港沒有最終決定權, 所以若市民集中爭取第二、 第三個範疇的話語權, 透過本地立法來保障, 較能取得實際成果。 今次訪問梁宏正, 他主要討論效益的範疇, 猶如回應了梁啟智, 而他表示要討論的細節, 則部份屬於人權保障範疇, 但他沒有進一步解釋。
  3. 編者以為, 談法律和政治不一定要上升到中港憲政關係, 只是要仔細訂定法律, 明確法律責任而已。 建制派說「歐洲之星」(Eurostar)英法兩國之間的安排最像一地兩檢, 但英法兩國詳細制訂了法律和違法的刑罰, 予公眾信心; 相反, 香港政府採用「Co-location」而不是慣用的「Juxtaposed border control」來描述一地兩檢, 雖說兩者字面上意義相似, 但後者作為專有名詞, 習慣上已經包括了各種法務安排, 是否港府有心迴避法務方面的問題?
  4. 中央政府也可能基於「一國」的考慮, 避免一些帶來兩地差異印象的條文, 正如「限奶令」被解讀成香港對內地的歧視。 可是, 若一地兩檢迴避法律問題, 只會讓公眾繼續不安, 想像內地公安輕易地離境捉人。 編者以為, 除了個別人員違規應該被制裁, 本報的評論也曾建議設立扣分制, 設立暫停甚至退出一地兩檢的機制, 促使雙方的管理者自律。
  • o-171017-a1


關鍵字:

一國兩制 高鐵 一地兩檢 香港 經濟 交通 社會 政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