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凱邦:政府用基本法二十條授權個賊打你荷包

日期 : 2017年 10月17日

一地兩檢事關一國兩制, 不過近期的社會焦點集中在民主牆事件和施政報告上。 《線報》專訪荃灣區馬灣區議員譚凱邦, 從施政報告的交通津貼談起, 議論到林鄭月娥如何「換湯不換藥」, 用「糖衣毒藥」包裝一地兩檢方案。 他直指政府用《基本法》二十條削減香港司法管轄權, 等於「授權個賊打劫自己荷包」。  

小恩小惠都要公平 

  1. 譚凱邦剛剛到立法會請願, 要求林鄭施政報告的交通補貼包括村巴。 譚凱邦解釋, 補貼確是「小恩小惠」, 但「小恩小惠都要公平」, 所以他提出兩個訴求: 一是不能鼓勵水貨客, 二就是把村巴包括在補貼政策內。 他指現時每日二十五萬人次乘搭村巴, 政府不可忽視, 不能繼續「愛理不理」。
  2. 何況, 問題的根本原因是運輸署和巴士公司沒有因應當地需求, 引入現存的公共交通服務, 故村巴才在荃灣沿海一帶應運而生。 譚凱邦舉例指, 馬灣、 愉景灣兩地, 除了村巴就再無其他陸上公共交通工具, 他質問「難道人人要搭的士或自駕? 」, 而既然村巴是唯一公共交通工具, 政府就應該一視同仁, 給予補貼, 或者引入現存的公共交通服務。
  3. 有指村巴營運商可以隨便加價, 不受規管, 故不應該獲補貼。 譚凱邦解釋, 村巴一般和屋苑掛勾, 由業主委員會向運輸署申請, 然後招標營運, 而運輸署不管收費, 只管路線, 所以這是一個政策問題。 他建議, 先把村巴分為兩類, 一類像馬灣和愉景灣, 居民無其他選擇, 一類像屯門、 元朗, 只是各種選擇之一, 政府宜先進行第一類的跟進工作。 他建議社會辯論這議題, 不過也承認這個議題欠缺關注度, 若不是施政報告提出, 也無從談起。
  4. 馬灣和愉景灣不同, 前者有些居民不是屋苑住客, 但也能乘搭村巴。 譚凱邦更形容, 跨境巴士都享有補貼, 都未必是香港人搭, 所以他呼籲政府寬鬆處理, 「唔好咁孤寒啦! 」
  5. 只是編者覺得, 施政報告全沒提及村巴, 是否意味政府本就肯定沒有補貼村巴的可行性? 否則沒理由不提出這個居民相當關注的議題。 然而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面對反對聲音, 表示可以傾, 那就比較矛盾。 這樣的結果就是讓政黨「成功爭取」一點什麼。  
  • 政府唔好咁孤寒
    o-171017-a1a

如果當選, 我可能都被 DQ 

  1. 從施政報告談到林鄭月娥。 譚凱邦覺得新、 舊特首有什麼特色? 他引述一個「政界傳聞」說, 早在曾蔭權時代, 中央已經要干預香港, 但曾蔭權懂得「耍走」, 到了梁振英當政, 則不僅不反抗, 還要「加多幾錢肉緊」。 在他眼中, 林鄭雖沒有梁振英那般高調配合中央的干預, 集中於民生政策, 但到底「換湯不換藥」, 例如用「糖衣毒藥」包裝一地兩檢, 在施政報告中避重就輕, 沒有讀出, 但其實政府「帶頭違反基本法」, 他直斥「賴貓、 無恥」, 政府方案以《基本法》二十條來削減香港的司法管轄範圍, 違反法律原意, 就像「授權個賊打劫自己荷包」。 他又建議, 其實何妨回歸原點, 兩地兩檢, 不差這十五二十分鐘。
  2. 林鄭同樣沒有讀出法援署的改編, 從民政事務局撥歸政務司司長辦公室(見本報這篇評論)。 譚凱邦覺得無論如何改編, 都一樣咁值得擔心, 因為司法覆核是監察政府的最後方法, 而法援是關鍵, 因此最佳的制度是設立獨立的「法律援助局」, 或如廉政公署、 申訴專員公署那樣。 特區的法援制度本不妥善, 「以前是劉江華管, 依家是張建宗」, 只是過去的施政「無咁惡劣」, 直到梁振英事事干預公務員, 才多了司法覆核挑戰政府, 因而顯露了法援問題。
  3. 去年立法會選舉, 他因妻子患重病而放棄; 但如果時空穿越, 他有幸晉身立法會, 他也相信自己會被 DQ。 他直斥北京「卑鄙到以宣誓來 DQ 議員」, 而且是「用未來的法律 DQ 當日的宣誓」。
  4. 譚凱邦作為「進步本土派」、 新民主同盟成員, 如果參政, 希望關注人口政治, 也就是內地單程證審批問題。 他指泛民多數有「大中華思想」, 不觸碰這問題, 可是他認為, 即使是內地新移民也希望改善生活空間的, 限制單程證只是考慮人口承載力; 同時, 全世界都不會不確保移民自給自足的能力, 這是「基本要求」, 他笑說「去台灣都不會即時給屋你住」, 可是現在內地新移民來港, 動輒就獲得綜援。
  5. 面對今天的政治形勢, 他指 DQ 後立法會裡建制派優勢更明顯; 社會上, 中共已經控制了傳統媒體, 而傳統媒體對「低下階層」或較少上網的人士, 影響很大。 對此, 民主派辦法不多, 民眾亦感無奈, 但他相信民眾到了關鍵時刻, 仍會站出來, 正如黃之鋒等人被改判入獄, 就很多市民出來發聲。  

九七回歸, 香港人沒有參與 

  1. 譚凱邦作為本土派, 自然對近日加泰羅尼亞公投獨立的事件很關注。 他直言, 當年香港九七回歸, 香港人沒有參與, 今天的年青人不承認大陸的政治安排, 所以香港到了 2047 年應該有權選擇前途, 包括獨立。
  2. 他覺得加泰羅尼亞跟香港相似, 都相對較富裕, 公民質素較高, 又長期被打壓, 而加泰羅尼亞已被西班牙壓迫三百年, 獨立是應得的。 在制度上, 加泰羅尼亞也是自治區, 有自己的警察, 但馬德里政府可以收回自治權, 而巴塞羅拿是卡泰羅尼亞首府, 馬德里不能直接管轄。 唯一較不同的是, 當地自治議會由全民選舉產生, 香港立法會只是「半民選」的。 他相信香港因此形成不到本土政治力量。
  3. 不過當地議長在公投後簽署獨立聲明, 宣布獨立, 卻又暫緩執行。 譚凱邦讚「醒目, 有政府手腕」。 他相信加泰羅尼亞主要擔心馬德里的軍事行動, 所以採取「行兩步退一步」的方法, 在此統獨模糊的時間, 可以在明在暗爭取國際支持, 像斯洛文尼亞獨立那樣; 如果馬德里這時發動攻勢, 就比較出師無名。 最新消息是, 馬德里已發出最後通牒, 要加泰羅尼亞「澄清是否獨立」, 如果「是」而不撤回獨立聲明, 則將於星期四直接接管該地區。 到底模糊其詞的策略能否像為譚凱邦所想那般, 為加泰羅尼亞爭取時間? 我們拭目以待。
  4. 只是譚凱邦對歐盟十分失望, 斯洛文尼亞獨立獲得歐盟力撐, 但加泰羅尼亞彷彿一枚棄子。 他指一個民主的公投的結果居然被歐盟反對, 歐洲「民主天堂」之名今日已粉碎。 其實他也清楚政治上強弱之勢, 明白現實主義, 香港的處境也相似。 他唯有希望香港人每逢中央干預, 都站出來發聲抗衡, 因為如果不作聲, 只會變本加厲。 何況北京有時也「捉蟲」, 正如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來港被拒入境, 明明是特區事務, 北京「話係外交就變成外交事務」, 不過北京也受到了國際壓力。
  5. 期間, 本港傳媒稱巴塞「市長」Ada Colau 呼籲不要獨立。 正如上述, 巴塞不直接隸屬馬德里, 市長是當地選出的, 譚凱邦質疑市長為什麼這樣說, 他指自己問過當地人, 原來當地「區議員」也譯做「Mayor」, 所以可能只是其中一位議員的個別意見。 然而本報查詢發現 Ada Colau 確係市長。 這多少反映了一種政治現實主義, 即使多數民眾表態支持獨立。  
  • 爭取獨立的卡泰羅尼亞人
    o-171017-a1b

關鍵字:

運輸署 一地兩檢 基本法 本土及民主自決派 移民 林鄭月娥 梁振英 陳帆 譚凱邦 香港 交通 社會 政治 國際政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