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兆佳:搞掂香港,是習近平最大功績

日期 : 2017年 10月07日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今早出席一個智庫的內部培訓活動時, 提到民主派有三寶: 政改、 六四、 廿三條, 令他們在一國兩制下, 成為永遠的反對派。 當然, 建制派就是永遠的建制派。 至於特區政府的管治權力, 劉兆佳認為嚴格而言未存在過, 特首更只可夾在泛民、 建制中間裡外不是人。 劉兆佳又認為特區政府在過去五年只顧對付反對派, 而忽略與建制集團之間也是矛盾重重。 林鄭最需要做的, 反而是要與建制派「大和解」。

一國兩制, 就是選舉要預知結果 

劉兆佳指, 從一國兩制原意看, 中央不會容忍反對派治港的, 故有責任扶持建制派, 協助其建立社會基礎。 他認為, 民主發展無論如何, 都不會讓特區政府完全由香港人選舉產生。 一國兩制下, 中央要確保香港不成為顛覆基地, 特首不可能與中央對抗。

  1. 民主化進程方面, 劉兆佳認為香港的民主是自上而下。 他以二戰以後大量國家之所以實現民主化, 大多是被迫而為之。 根據劉兆佳的觀察, 很多國家就是在美國如此威迫利誘之下就範, 不得不推行民主, 包括台灣、 日本、 南美諸國等。 這是中央政府最不願在香港見到的情況, 因此堅持自上、 循序漸進推行民主的策略。 劉兆佳認為, 中央如此策略也是順應香港的傳統, 因香港從未出現過自下而上推翻現政府, 或成功迫使其作出重大讓步。 回歸前, 的確有自下而上的力量, 要求港英政府開放政治參與, 但從未否定過其管治的認受性。 回歸後泛民人士雖然不太喜歡中共政權, 但也不會稱要將其推翻, 最多是要求開放更多民主而已。 一部分說要打倒「一黨專政」者, 也大多未見有實際行動。
  2. 劉兆佳因此指出, 單靠香港人自身力量, 根本不足以形成一股迫使當權者讓步的力量。 為何香港一直以來未可培植一股龐大、 組織力強的民主勢力呢? 劉兆佳認為, 回歸前大聲疾呼要求民主輪替的人, 必然受到警方政治部的監控; 回歸後雖由於集體對中央政府不信任而令民主運動強了些, 但仍說不上是強大、 更遑論威脅當權者。 究其原因, 劉兆佳認為與中產階級人數較多有關, 而他們一般對民主實踐有較矛盾的看法。
  3. 其次, 英國人之所以在戰後繼續管治香港, 是中國政府的容忍下而成, 所以他們對香港的管治比較開明, 令香港人在先有言論自由、 開明管治、 廉潔政府、 經濟發展的才談民主。 要他們犧牲而換取民主, 難度絕對比第三世界國家大得多。 民主在香港人眼中成了錦上添花的事物。
  4. 至於中央如何看自上而下的民主, 劉兆佳歸納道, 就是無論任何選舉, 他們都要預先知道戰果。 以特首選舉為例, 中央設立重重防線, 就是要防止香港特首成為反共份子。 從西方的角度, 政治篩選可能被視為不合理, 但在一國兩制下, 則十分合理。 劉兆佳重申, 中央願意在港實施一國兩制, 只為功利地保存香港的經濟價值; 推行民主的前提是其不能成為中國國家安全的威脅。 這正是中央跟民主派的最關鍵分歧所在。
  5. 如此分歧有沒有可能互相妥協? 劉兆佳斷言沒有可能, 「佔中」就是在這樣的前提下出現。 佔中組織者相信, 只要積累到足夠大的群眾壓力, 就能迫使中共屈服。 他們根據以往發生的事, 包括中央接納民主黨引入超級區議會方案、 廿三條被撤回等, 斷言中央必再次低頭。 但是, 劉兆佳認為他們的算盤完全打破, 中央或許認為, 「立法會少幾席不打緊, 因它不是鞏固權力最重要的部分」, 但「佔中」者要求的是西方式的行政長官普選, 即要觸及「一國兩制」的底線, 中央必然強硬回應, 半點不讓。

 

lau

習近平當舵手, 林鄭靠邊站 

  1. 雖然中央必須全面扶持建制派, 但劉兆佳斷言建制派必然處處受民主派制衡, 不可能全面執政, 除非「民主派無緣無故全面瓦解」。 換句話說, 建制派與民主派之間只有政治博弈。 此外, 在習近平領導下, 中央經常稱要「撥亂反正」, 就算特區政府什麼也不做, 民主派亦絕不會無事可做, 當然劉兆佳認為政府不可能不站在中央一邊。
  2. 雖然劉兆佳一直強調港獨不是什麼大問題, 林鄭剛當選特首之時, 亦認為港獨問題也不是太嚴重。 但問題是中央政府「發火」, 堅持港獨是嚴重問題, 林鄭、 甚至劉兆佳自己也是無可奈何, 因為習近平認為「搞得掂香港」是他的功績, 故以強硬手段確保一國兩制不變形、 不走樣。
  3. 劉兆佳又談到建制立法會議員醞釀修改《議事規則》, 林鄭可能不想建制派去得太盡, 加劇泛民反抗情緒之餘, 又影響自己的民望。 但劉兆佳估計, 建制派將對林鄭的態度不加理會, 因為他們得到來自中央的訊息, 就是要「趁泛民病, 取其性命」。 因此, 劉兆佳認為林鄭「夾在中間」必是最大輸家, 因「大和解」告終, 泛民與建制的鬥爭繼續, 並成為永恒主題。

林鄭要和建制大和解

 

  1. 劉兆佳感慨, 回歸已廿年, 特區的政權從未建立起來, 因它的政治領導能力不足, 未得到精英階層普遍擁戴, 更未獲廣泛的社會支持, 更要命的是建制派內部一盤散沙, 缺乏統一思想、 統一領導。 他指, 回歸後建制集團包括上中下層階級, 既有工商界, 又有工聯會, 稱很難想像在港英時代, 工運團體會成為建制一份子。 在這樣的背景下, 劉兆佳形容中聯辦任重道遠, 又說假如沒有中聯辦介入香港事務, 特區政府的施政想必難上加難。
  2. 劉兆佳又指, 特區政府在過去五年, 梁振英用太多時間對付反對派, 擱置了其他事情。 特區政府像建制派與泛民爭立會議席一樣, 不在行政機構上多做些功夫, 包括從行政渠道培訓更多人才。 現在很多委員會、 官員只找YES MAN, 上不了枱面, 更遑論與泛民打輿論戰。 劉兆佳總結道, 中央政府現在後悔了, 因過去花去太多時間處理和反對派的關係, 沒有做好建制派, 以至特區政府自身建設的工作, 捉錯用神。 劉兆佳寄語執政者, 「不做好自己的份內事, 只顧打壓永遠無法取代自己的人, 是浪費精力」。

 


關鍵字:

建制派 中聯辦 林鄭月娥 習近平 劉兆佳 香港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