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信《泛民有口話人,無口話自己》

劉信
日期 : 2017年 09月29日

何君堯一句「殺無赦」, 受到了泛民主派的狙擊, 並且翻其舊賬, 指出何君堯在去年選舉的宣傳品上, 聲稱自己是「新加坡和英格蘭及威爾斯執業律師」, 其實他並無在當地執業。 及後, 有媒體向英國律師會查詢, 獲回覆指「Kwan-Yiu Ho」出現於註冊律師名單上, 但沒有出現於執業律師的紀錄。

事後, 何君堯修改立法會網頁及所屬律師行的相關資料, 在「執業律師」後加上「資格」二字。 他接受英文電視節目訪問時稱, 自己具兩地的執業資格, 只是沒有在當地執業, 故名字沒有於當地執業名冊上, 又稱倘任何人認為事件構成誤導, 願意道歉。 公民黨黨魁、 資深大律師梁家傑則聲稱, 若有人投訴何君堯觸犯《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 他今天的公開道歉不能作免責理由, 充其量只能用作求情量刑之用。

那麼, 究竟何君堯有否觸犯《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呢? 根據該條例的第 26 條: 「任何人為促使某候選人當選, 而發布關於該候選人或該等候選人且屬虛假達關鍵程度或具誤導性達關鍵程度的事實陳述, 即屬在選舉中作出非法行為」。

驟眼看起來, 梁家傑好像說得頗有道理。

可是, 有一點我們需要注意, 一個人發表失實陳述, 不一定因此而觸犯法例, 因為發表失實陳述的原因可以分三種:

  • 第一種是疏忽大意的失實陳述(Negligent misrepresentation), 即是陳述者本身知道某段陳述失實, 但是基於疏忽而錯誤地發表了某段失實陳述;
  • 第二種是無意作出的失實陳述(innocent misrepesentation), 即是陳述者本身並不知道某段陳述失實, 因而錯誤地發表了某段失實陳述;
  • 第三種是欺詐性失實陳述( fraudulent misrepresentation), 即是陳述者本身明知而故意作出失實陳述。

某程度來說, 何君堯為其失實陳述道歉, 是志在展示他的失實陳述乃是無心之失。 若控方若要證明何君堯觸犯法例, 必須證明他擁有欺詐的犯案意識(Mens rea), 失實陳述是明知而故意作出。 梁家傑蓄意撇開犯案意識的因素不談, 其實是一種語言偽術, 旨在暗示何君堯的失實陳述乃是明知而蓄意為之。 當然, 透過暗示誘導他人, 乃是大狀的基本功, 梁家傑又怎會不識呢?

說起失實陳述, 泛民其實應該少說為妙。 因為這個話題真是要玩落去, 對於四個被 DQ 的議員, 其實十分不利。 四人之所以被 DQ, 是因為法院裁定他們在首次立法會會議時, 拒絕或忽略宣誓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區和《基本法》。 可是, 他們當日在參選之時, 曾在參選表格內, 作出過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區和《基本法》的一份聲明。 事後的宣誓舉動, 不是證明了他們當日參選時的效忠聲明, 其實是失實陳述嘛?

用回泛民聲稱何君堯觸犯的《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第 26 條, 他們算否為了促使自己當選, 於是明知並故意作出虛假的效忠聲明呢?

除此之外, 根據《選舉管理委員會(選舉程序)(立法會)規例》第103條: 「任何人在與選舉有關的文件中作出他明知在要項上屬虛假的陳述, 或任何人罔顧後果地在該等文件中作出在要項上不正確的陳述, 或任何人明知而在該等文件中遺漏任何要項, 均屬犯罪」, 違者「可處第二級罰款及監禁六個月」啊? !

還是那一句, 當你用一隻手指指責別人時, 別忘了另外四隻手指, 其實是指著自己。

  • 劉信, 一個既討厭黃絲、 又討厭藍絲的媒體人。


關鍵字:

梁家傑 何君堯 香港 法律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