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添生《速離否則開槍:失掉一個世代》

林添生
日期 : 2017年 09月28日

九二八雨傘運動三周年。 除了從天而降的催淚彈外, 香港人對雨傘記憶最深刻的, 相信是防暴警察向人群展示的一面橙旗, 上面寫道「速離否則開槍」。

新聞記錄作見證, 還原歷史真相

事後,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許鎮德澄清, 標語警告旗是雙面的, 黑色一面寫有「警告催淚煙」字眼, 橙色一面則寫有「速離否則開槍」字眼。 許警司強調, 警方當日只是意圖向聚集群眾展示「警告催淚煙」一面, 警方絕對無意向人群展示「速離否則開槍」警告及向人開槍。

然而, 當日大量新聞片段及畫面都能夠作歷史見證, 黑旗和橙旗均有面向人群方向展示。 其後有消息指, 黑橙兩面旗是警方沿用多年的裝備, 當現場指揮官認為有需要出動防暴警察及催淚煙驅散人群時, 便會使用。 在機動部隊的訓練當中, 警方移動往往是循單方向的, 演練中「暴徒」從一個方向衝過來, 防暴警察從另一面的佈防點向暴徒推進並與其直接衝突, 因此裝備中的標語警告旗可以有「一旗兩用」設計, 演練時只向示威者展示適當一面。 然而, 雙面設計顯然不適合九二八晚上大量群眾聚集、 甚至反包圍防暴隊的罕見場面。

另外, 當天防暴警察的配備包括長槍。 事後有人分析照片, 認定除槍發式催淚彈外, 部分警員還配備有發射橡膠子彈的「法德魯」槍、 M870「雷鳴登」霰彈槍、 AR-15 自動步槍。

橙旗一出, 從此與一個世代勢不兩立

無論如何, 還原歷史真相拼圖, 警察在九二八晚上曾經準備開槍殺人的意圖, 成為了很多港人的印象。 當「速離否則開槍」橙旗一出, 當第一枚催淚彈發射, 建制便從此失掉了一整個世代的香港人。

這已經超越了政治爭拗的範疇, 在學生被捕及催淚彈發射後上街增援的市民, 有的事前根本沒有興趣於政制討論; 這也並非甚麼有人想用民意或群眾運動脅逼中央收回八三一決定, 而是純粹想站在手無寸鐵、 被國家武力所欺壓的一邊的惻隱之心。 這支橙旗展示後, 多少人決意要與這個政府勢不兩立。

回望當時的一往無前, 初心還在?

然後, 形勢一觸即發。 當人們相信警察真的會開槍, 梁振英真的會要求出動解放軍, 政府會戒嚴, 中央會宣告緊急狀態, 大家對人身安全的理解就已到了另外一個層次。 在金鐘捱著催淚彈的人們, 已不是考慮犯法與否、 公民抗命的問題, 而是面臨死亡的恐懼威脅、 尊嚴與生命的抉擇。 很多人當晚都在問自己, 對政治追求的底線是否包括捨命? 是否願意為香港前途 Risk my life?

佔領初段, 人們看著「我要真普選、 梁振英下台」的目標從未如此接近過, 真的有佔到海枯石爛的決心, 橡膠子彈、 社會賢達、 宗教領袖, 都嚇不走、 勸不走。

那段日子, 確是人們最看到希望的時間。 這個城市忽然變成世界焦點, 連續兩期《時代雜誌》的封面, 海外媒體盛讚香港人的高質素示威, 佔領區內每天發生感人小故事。 那段時光, 香港人哭過多少次?

三年過去, 回望歷史, 我們學懂甚麼? 誰對誰錯或許已不重要, 重要是我們做了甚麼為香港變得更好?

  • 林添生, 相信「治大國如烹小鮮、 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國家為」, 人生無小事, 堅持 common sense 可分析時局, 而 common sense is not so common。

 


關鍵字:

佔領中環 香港 社會 政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