讚好 LinePost線報 專頁,緊貼最新時事熱話!

黃可偉《祖靈與子裔.六》

黃可偉 Tomaz
日期 : 2017年 09月28日

前文:

 


當然, 他覺得要捍衛蟻氏地位, 只是一個很膚淺的企圖, 要是著眼於一個家族在某地的地位, 那不是有點名利薰心嗎? 與自己的性格扞格不入, 而且他後來力行簡約慢活的生活, 這種追名逐利之心更不為他所喜了。 可是他仍然要捍衛家族地位, 那是甚麼原因呢?

事實上, 與其說蟻浩然在捍衛家族地位, 不如說他在保存家族記憶更貼切了。 早已說過, 蟻浩然自爸媽亡故開始, 就開始思考靈魂之有無, 他後來固然選擇了相信靈魂存在, 是欺騙自己又好, 是找尋心靈慰藉又好, 他反正相信了。 正是這種靈魂信仰, 令他覺得自己要捍衛家族的歷史與記憶, 因為他深信爸媽的魂靈與家族記憶共生, 只要家族記憶一日流傳, 他們的靈魂就仍然會鮮活地長存, 反之, 要是家族失去歷史, 沒有記憶的後代又怎會再記得祖先呢? 要是如此, 那靈魂存在與不存在也沒有意義了。

蟻浩然要在家族歷史逐漸褪色的時候捍衛它們, 他不要爸媽被遺忘, 他想爸媽與家族歷史並存。 自己將來也會死, 他自知沒有能力阻礙下一代的想法, 可是他要在有能力時向外面宣揚家族歷史, 為的不是虛名, 而是自己親人的存在意義呀。 哪怕他死後, 自己的努力會被人遺忘, 自己連同爸媽以至整個家族的記憶都被忘掉, 可是自己只要出過力量, 那也是一重盡心的行為, 海棠國哲人正稱讚了這種盡心的行為, 因此蟻浩然就構思了一個名叫《祖靈與子裔》的版畫系列。

蟻浩然的《祖靈與子裔》系列共有二十五幅版畫, 他將山花下建村、 接受洋教信仰、 成為英吉烈國屬土等歷史, 加上蟻族三百多年中的奇人異士的畫像, 構成這二十五幅圖。 版畫的風格是平淡卻深遠的, 每幅版畫都用簡潔的刻筆, 擷取富象徵性的一刻, 訴說山花下的蟻氏故事。 蟻浩然的版畫可以說是私密的, 同時是公眾的, 說它們私密, 是因為蟻族的歷史是私人的家族史, 說是公眾的, 就是因為山花下是青蛙城的原鄉, 青蛙城二百年的開埠歷史也要由山花下數起, 因此山花下村史, 或者蟻氏的家族史, 換句話都是青蛙城城史的組成細胞。

對參觀者來說, 擺放在展廳的二十五幅版畫的內容, 有一些是自小已在青蛙城的教科書上學到, 例如青蛙城與山花下村的開拓史, 有一些, 卻是要認識山花下歷史的人才會知道的, 譬若蟻氏某代祖先的故事, 還有他引申出來的村中掌故。

但不論是認識多少, 參觀者都會被版畫的豐富故事內容, 還有它細膩的細節與刻工吸引了, 況且蟻浩然為二十五幅版畫起的小標題都別有心思, 令參觀者有一個廣闊的想像天地, 例如第一號版畫叫「天上人間」, 講的卻是山花下村的開村經過, 那麼山花下村, 是不是天上的樂土墜落到凡間呢?

待續。


關鍵字:

香港 文化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