讚好 LinePost線報 專頁,緊貼最新時事熱話!

一地兩檢覆核:法官乜咁急 Close File 收工?

日期 : 2017年 09月27日

市民就政府的一地兩檢安排, 提請司法覆核, 今日(9月27日)被法院拒絕批出許可, 法官指政府並未作出具體決定, 不應該在此時覆核, 否則行政機關行事處處會被制肘; 不過法官沒有回應辯方的論點, 沒解釋為什麼這次覆核事關《基本法》的原則卻不是特殊情況。  

原有五名市民於 7 月 26 日提請司法覆核, 但曾健成、 張德榮二人撤回, 現僅由「長洲覆核王」郭桌堅、 社工呂智恆和退休人士李嘉廉提出。 他們的理由是, 特首及行政會議所提出的一地兩檢方案, 超出了《基本法》對特區的授權範圍, 故違反了憲制文件, 他們認為特區政府缺乏清晰的法律權力去執行他們的一地兩檢方案。

法官: 政府尚無具體措施 

  1. 法官拒絕了他們的覆核申請, 理由是它尚不是具體政策。 法官指, 一地兩檢的最終落實, 要走三部曲, 首先要與內地達成協議, 然後要獲得人大授權, 再進行本地立法, 現時的一地兩檢方案, 並未成為政策; 除非有理由說服法院, 若不視作特殊例子(Exceptional circumstances)處理, 就會產生重大後果, 或忽視尖銳的法律問題(Clear and discrete sharp question of law), 那麼法院就會考慮作出 Pre-enactment challenge。 然而, 目前法官並無看到方案引起可見的後果, 各方包括香港立法會日後未必接受現方案, 所以不認為這是特殊例子。
  2. 法官又引用英國脫歐的案例指, 當時有人就英國官員表示英國已脫歐, 而提出司法覆核, 指相關官員在國會尚未按照《里斯本條約》啟動程序就這樣聲言, 違反法律, 但法院則判決指, 倫敦政府沒有任何具體的脫歐措施, 不能就此作覆核。
  3. 法官援引另一 2003 年的案例 Financial Secretary v Wong 指, 司法覆核是重要的司法程序, 不是用來對行政決策者(Administrative decision-makers)進行細微管理(Micro-managing)的, 否則, 行政部門將處處受制肘(Ensnared)。
  4. 此外, 法官指法院不可能窮舉什麼情況謂之特殊而批出許可, 法官也認為過份聚焦於什麼謂之特殊情況, 對情況無幫助(Not helpful), 只會引來無謂爭論(Fruitless debate)。 所以判決覆核許可不批出。  

法官急著 Close File?

  1. 編者關注兩點, 首先, 李柱銘等辯方律師稱《基本法》對特區的授權, 在邏輯上應該使特區權益增加, 但目前卻使特區對其部份地域失去司法管轄權, 邏輯上有爭議, 而大人常委的授權或釋法也要按照《基本法》, 因而涉及對《基本法》的理解, 有重要法律意義。 對於辯方這一點, 法官判辭沒有法理上的解釋或交代, 唯說時機不合, 因為尚不能肯定人大會否釋法: This is not the appropriate occasion to enter into a detailed discussion on the effect of any decision which may be made by the NPCSC. 這就等於複述法官原來的觀點。
  2. 此外, 法官援引了英國脫歐的例子, 但該案中, 法官雖然不予覆核許可, 不過明確表示只是時機不對, 如果有人認為日後倫敦政府的具體措施違反法律, 仍可提請覆核。 這說明當地法官認為該覆核理由可以時時審視。 反觀我們這次判決, 法官並未提出類似的意見, 反而好像 Close File 那樣表示「無幫助, 引來無謂爭論」, 就恐怕把事件定性了。  


關鍵字:

一地兩檢 香港 編輯評論 法庭 法律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