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添生《港女北嫁,機遇與挑戰》

林添生
日期 : 2017年 09月27日

香港人口老化問題嚴峻, 更多老人將依賴勞動人口的撫養, 預測撫養率(即老人及少年等非勞動人口比每一千名勞動人口的比率)將由 2016 年的 373: 1000, 急升至 2064 年的 716: 1000。

港女北嫁成趨勢, 讓數字說話

過去, 港男喜歡北上尋妻, 加上輸入女傭, 令香港男女比例長久失衡。 現時香港男女比例為 855: 1000, 預計到了 2064 年, 香港女性人口會比男性多出近 100 萬人。 較早前有調查稱, 由於男少女多持續, 預計現時出生的女性中可能會有多達 20% 孤獨終老。

然而, 該預測忽略了近期跨境婚姻趨勢之改變。 不同統計數字均指出, 北上尋求結婚對象不再是港男專利, 「港女北嫁」可能已成趨勢。

三十年前, 每二十宗跨境婚姻中, 只有一宗是港女北嫁, 十年前數字升至五宗內有一宗。 直到 2015 年, 政府統計處顯示本港結婚登記總數目為 51,609 宗, 中港跨境婚姻佔 17,953 宗, 是整體的 35%, 其中, 港人娶內地人有 13,123 宗, 港人嫁內地人有 4,830 宗, 比例大幅升至約 2.7: 1。 另外, 2015 年中港跨境婚姻的數目比 2014 年減少了 2,745 宗, 其中「港男北娶」就減少了 2,143 宗, 跌幅明顯。

談婚論嫁, 港女北上尋更佳選擇

香港適婚年齡層, 女多男少, 合適結婚對象「缺貨」, 成為港女北上尋夫的動力之一。 根據婚姻介紹所的經驗, 對內地男士而言「港女」非負面詞語, 內地男反而喜歡港女樸實、 有幹勁、 獨立、 敢擔當、 對內對外才能到家等。

婚姻介紹所的港女顧客方面, 一般是介於 35 至 40 歲、 擁有高學歷、 高職位、 高收入的「三高」女士, 她們希望尋找有一定學識、 獨立經濟能力及事業基礎的男性, 例如空少、 專業人士等, 但在香港的同齡男性中選擇太少。

內地男士給港女印象是慷慨豪爽, 相比下港男則較為「婆媽」及孩子氣, 而吸引力較低; 部分內地男更有外國留學經驗, 較有上進心, 前途亦更明朗, 成為港女心儀對象。

婚姻介紹所經驗指, 雙方認識後三至六個月便會考慮結婚, 部分內地男也會願意婚後移居香港。

港女北嫁是一條出路, 但香港男性如何? 在此背景下, 港男跟日韓台等亞洲高收入地區一樣, 面臨社會學上稱為「內部婚姻市場擠壓」的現象。 由於本地女性經濟及社會地位上升, 她們擇偶要求日高, 令收入及教育水平不高的本地男性在當地難覓佳偶。 結果, 跨境婚姻現象除增加了本地男性的成家成本。

跨境婚姻容易衍生家庭及社會問題

跨境婚姻本身, 亦容易產生家庭問題。 過往廿年, 不少南嫁的內地女性長期面對著文化差異、 社會歧視、 工作及子女學習困難等生活壓力; 隨着內地經濟起飛, 中港兩地差異逐漸收窄, 很多萌生返回內地生活的念頭。

研究指出, 跨境婚姻的家庭生活質素, 傾向因文化、 語言、 生活習慣的不同而受影響, 夫妻雙方的家庭、 社交、 工作生活都可能不太如意。 若處理不當, 當中產生了家庭爭執和暴力, 會衝擊維繫家庭和諧的價值。 中港跨境離婚個案日增, 雙方在撫養權、 財產分配等問題上, 糾紛屢見不鮮; 鬧上法庭後, 由於兩地法院的互認及執行安排未見完善, 對當事人造成加倍困擾。

跨境婚姻是世界各國面對高度全球化必須處理的課題。 雖然在本港, 跨境婚姻曾對勞動力的下降起到替補的積極作用, 但隨著兩地社會及經濟環境的轉變, 也帶來了新挑戰和潛在社會問題, 政府及提供服務的機構不可不察。

  • 林添生, 相信「治大國如烹小鮮、 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國家為」, 人生無小事, 堅持 common sense 可分析時局, 而 common sense is not so common。

 


關鍵字:

香港 文化 社會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