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楨專訪陳劍青:制訂堅尼土地系數,促大孖沙退場

日期 : 2017年 09月24日

林鄭月娥上任不久, 就成立了土地供應專責小組, 似乎說明本屆政府真的承繼了上屆對房屋問題的重視, 但會不會連備受爭議的策略都承襲下來? 許楨「清風不識字」專欄今次訪問的是他的老朋友, 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 許楨和陳劍青都覺得, 政府如果只以為「造大個餅」而不理會土地集中於發展商手上的問題, 房屋供應未必會改觀。  

令許楨感嘆的是, 他和陳劍青等朋友在關注大浪西灣村地權問題的結識, 初次動員民間力量嘗試改動土地制度, 到今天剛好十年, 但香港的土地問題似乎還在惡化。  

地本來就有, 但在誰手上?  

  1. 說到政府的土地供應專責小組, 陳劍青坦言沒有料到林鄭這麼快就「突然公布成立」, 然而他對政府的小組不是很有信心, 覺得該小組正如一些批評那樣, 成員範疇不全面, 有自己既定的意識形態; 所以他和李永達、 司馬文等人籌組了一個「民間版小組」, 圍繞「可持續發展、 土地利用、 土地供應」三個主題。
  2. 陳劍青介紹, 然時「民間小組」有成員二十多人, 已經多過政府小組; 由司馬文做主席, 成員除了朱凱迪、 姚松炎、 林超英, 還有不少行業內專業人士, 背景比政府小組更闊, 希望從多個立場去分析問題, 例如有港交所前非執行董事 David Webb, 他笑說: 「朱凱迪同 David Webb, 夾唔夾得埋? 」
  3. 他們目前主要關注首置上車盤, 因為政府明顯想借此開始釋放發展商的農地儲備。 不過, 所謂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 討論要基於數據, 而許楨透露, 連城規會委員都資訊不足, 手上資料由政府控制, 香港又無檔案法, 故無法可依。 陳劍青也表示, 政府只公布大體數據, 例如說有幾多閒置土地, 至於土地的分佈、 狀態、 產權分配, 他們向政府查詢, 得到的回覆卻是「不適合公開, 你要資料就上訴啦」; 因此他們要實地考察「搵地」, 做些「本來只有地產商會做」的事, 以及從發展商年報綜合資料。 他笑稱, 政府小組或立法會委員會也罷, 一些數據都是抄「2030+」報告的。
  4. 到底是政府自己其實無做過詳細調查, 抑或不想挑起對發展商的抨擊? 談到這一點, 許楨就表明自己是個馬克思主義者, 土地問要上升到產權分配的高度, 而陳劍青更相信, 政府總是只講土地供應, 不公布產權分佈, 其實是要轉移話題。 他介紹, 海外不少地方都制訂「堅尼土地系數」, 研究城市的業權、 產權不均問題, 可是香港政府只談「造大個餅, 唔使理壟斷」。 許楨失笑說: 「咁樣早就證明唔 Work 喎! 」
  5. 故陳劍青希望在社會上喚起關注, 讓人們不再只提覓地, 因為「地根本就在, 問題是土地資源如何用, 如何分配」。 他分析, 這些年來全港住戶數字增幅, 其實顯著慢過單位增長, 所以是土地佔有不均導致房屋問題, 而政府公布的空置率, 不統計新界區已久, 而且其「空置」的定義不包括第二住房, 可是, 舉例說法國, 直接就把第二住房定義為空置。  
  • 陳劍青: 住戶增長, 沒樓宇單位快, 為什麼有人無屋住?
    o-170924-a1a

難道變多個香港出來? 辦法有限, 配合是關鍵 

  1. 就新界農地, 許楨跟陳劍青笑話當年, 他問: 十年之後, 你的復耕夢還在不在? 陳劍青說, 雖然目前沒推動, 但有得諗, 例如現時有 3800 公頃閒置農地, 如果每戶四人, 則可供五萬戶居住和耕植, 每戶除了住所還有約 7000 平方尺農地, 這是居住和經濟生產並行的政策。 反觀政府, 現在不是城市化, 就是純自然的保育, 沒考慮鄉郊經濟和文化。 許楨也表示, 他都主張「城、 鄉、 郊」三級發展, 作為原居民, 也不希望鄉下「全變成一片片屏風樓」。
  2. 不過許楨提出一點, 政府有理由徵收物業空置稅, 但很難徵收土地閒置稅, 或輕易動用《土地收回條例》, 難道整個城市、 整個國家每片土地都要立即發展? 例如牧羊, 土地的休養生息也是必要的。 陳劍青則認為, 政府不一定要收回土地, 只要製造誘因, 就可以促進閒置土地釋放出用途來。
  3. 因而許楨回顧政府小組提出的選項, 笑稱: 鬼唔知阿媽是女人? 難道變多一個香港出來? 選項是有限的, 配合才關鍵, 例如政府說棕地上有經濟活動, 如貨櫃堆放, 所以不能一下子取締, 這樣說雖合理, 但豈不等於政府以土地政策來補貼貨櫃碼頭業主? 因為棕地空間的存在讓碼頭的成本降低了; 所以他贊成青葵區沿岸填海, 填出來的土地供現時棕地上的貨櫃業務使用, 和現在的貨櫃碼頭鄰近, 可以起規模經濟的效果, 而原來的棕地就可以釋放出來。
  4. 陳劍青還補充說, 一些棕地由政府以短期租約形式租出, 幾年續一次, 所以不能長遠發展, 只作堆貨櫃、 收紙皮用; 現時中港陸路物流已被水路取代, 新界新興的物流是「淘寶式」的集約倉庫, 更易集中處理。 綜合這兩點, 現時棕地的業務宜轉移出去, 這不是「棕土優先」而是一種優化土地、 重置土地的做法。  
  • 許楨: 棕地等於用土地政策補貼貨櫃碼頭業主
    o-170924-a1b

住宅歸住宅, 希望大孖沙不要入場 

  1. 然則許楨明確指出, 要實現上述的方案, 一來涉及政府職能問題, 政府要在市場上擔當更大的角色, 那他口中「病態資本主義」的香港社會接受嗎? 二來, 則涉及土地財政, 如果「收回全香港」, 那政府日後的土地收入如何籌措? 土地基金隨地價而水漲船高, 所以許楨形容政府「點都有錢基建」。 陳劍青闡釋, 土地基金的錢不會劃入恆常開支, 只會用作基建, 而基建會抬高地價, 然後政府有錢再做工程, 再提高地價。 他質疑以地價為代價的基建有無必要。
  2. 陳劍青直言, 土地問題在於既得利益者要讓利, 是政治問題, 民間要意識到這點, 並且要發出聲音, 找尋新的發展方向; 否則, 發展商總能左右、 利用土地政策來追求自己利益。 他以郊野公園建屋為例, 因為大眾不考慮這點, 才會把郊野公園和「有屋住」直接劃等號, 但結果可能只有 1% 的人住得起。
  3. 許楨總結說, 香港的不同企業, 在不同歷史階段都有功勞, 但他希望今日住宅不再成為金融產品, 「大孖沙」不要入場, 正如新加坡, 住宅和商業用地的發展和買賣「分得很開」。 作為馬克思社民主義者, 他認為鬥爭只是手段之一, 重要的是整體社會「你好我好大家好」, 所以制度性問題, 要從制度上解決, 不能只用措施, 這樣的其中一種制度就是土地財政, 如果政府再依賴下去, 局面就很難改變。  
  • 許楨、 陳劍青: 要既得利益者讓利
    o-170924-a1c

關鍵字:

地產霸權 棕土建屋 許楨 陳劍青 香港 社會 房屋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