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徐麗泰:陳方安生與本土派弦出一轍

日期 : 2017年 09月23日

今午, 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和立法會議員梁美芬出席由城市智庫舉辦的「一國兩制及基本法發展論壇」, 談及青年應如何看中國、 對港政策又如何與年青人的心態互動等。

  1. 被問到新任中聯辦主任有何期許, 范徐麗泰認為, 「一國兩制」是國策, 不會因個別官員就任或調任而變。 不同官員處理問題時的政治手段可能不同。 但她指出, 有些事, 可能是相同的一件事, 以內地的語言說出來, 香港人會認為不是說給自己聽, 反而以香港人熟悉的方法表達, 他們可以會較易接受。 范徐麗泰認為, 主管香港事務的內地官員應學一學表達手法。 她指出, 剛離任的張曉明和剛上任的王志民以往的工作都和香港密切相關, 對香港事務了解絕對是不容置疑。 但問題是, 這不代表他們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合乎港人心意, 當然這亦關係到本地媒體對他們如何報導。
  2. 有指人大就宣誓風波釋法, 港獨勢力被打擊不少, 但近日有大學出現「香港獨立」橫額, 港獨議題又被「翻炒」, 梁美芬指, 在大學樹立「香港獨立」橫額屬鼓吹分裂行為。 她指出, 在《基本法》框架下, 宣傳港獨對港有害無益, 對鼔吹者而言更是「自掘墳墓」, 因發表煽動性言論本身屬犯法行為。 而經傳媒廣泛報導後, 中央可能因此加強對香港的管控。
  3. 梁美芬回憶自己在大學時代也曾參與學生組織, 同學間彼此縱有就國家大事意見不合, 但絕不會以「侮辱自己民族」等純表達忿怒的方式, 終止各方就問題的討論, 下意識轉化成極不文明的「市井對罵」, 這樣絕對有失大學生的身分。 梁美芬強調, 每個社會都有行為對錯的底線, 任何人或組織若不斷以「衝擊底線」作為其生存之道, 香港人就只有「搭沉船」。
  4. 至於現時有部分港人對中央不信任, 范徐麗泰認為所有回歸以來的建制中人都有責任。 她指出, 首屆政府以來, 他們只是講經濟發展, 認為香港經濟好, 市民就會滿足。 然而這些建制中人沒有想過在意識形態方面做工作。 回歸以來, 在教育改革的大潮下, 愈來愈少學生修讀中國歷史, 百分之十一中學生修讀已是近年新高。
  5. 范徐麗泰又指, 回歸後成長一代對國家不了解, 對內地人的印象只集中他們「財大氣粗」、 不文明的一面。 年青一代自然希望與中國分割, 寧可瑟縮香港過著平靜的生活。 然而這些年青人沒有了解到, 香港沒有中國, 就是「什麼也沒有」。 范徐麗泰又指自己父親雖然對共產黨恨之入骨, 但還是覺得自己是中國人, 「不認自己是中國人」一定不容於她這一代的家庭教育。 但年青一代父母大多忙於工作, 子女沒有機會透過與父母相處了解他們對「我是中國人」的感受。 加上教他們的老師有不少非常「反共」, 透過教授通識科, 聚焦討論中國近代不好的地方, 尤其是現政權的表現。
  6. 范徐麗泰寄語年青人, 國家不是想控制他們, 而且希望他們「先行先試」, 將好的東西帶進國家。 她指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的思想, 跟民主派以至本土派都很相似, 認為他們沒有膽色走前一步, 每天只是害怕自己的一點點東西會在共產黨統治下消失殆盡。 她稱, 「要發展經濟, 就要有一點點冒險意識」。 范徐麗泰又指, 政客為了爭取比重愈來愈大年青人選票, 必定不敢說港獨不好, 也不敢說被取消議員資格的人不對。 她期望政客有勇氣在市民面前說真話, 指出國家主席習近平對香港人的最基本要求, 就是落實《基本法》第一條: 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一部分。
  7. 因此, 范徐麗泰認為政府當務之急, 是重新檢視現有法律是否足夠落實第一條, 不夠就要想辦法解決。 梁美芬笑指, 在她接近二十年教授法律的生涯, 一直相信第一條是不用討論的, 感慨時代變了。 然而她希望在年青人圈子中, 有「敢言者」提出廿三條應如何立法, 才不致又回到「兩極對罵, 最終拉倒」的惡性循環, 這是時代給予年靑人的任務。
meifun


關鍵字:

香港獨立運動 基本法 一國兩制 梁美芬 范徐麗泰 香港 陸港關係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