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如履薄冰的昂山素姬,看民主牆事件

日期 : 2017年 09月13日

至今已有二十七萬羅興亞人從緬甸逃亡至孟加拉, 多方消息都指他們遭受緬甸軍方種族清洗。 緬甸領袖、 1991 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昂山素姬沒有展現出她過去爭取人權的形象, 因而備受批評, 網上已有約四十萬人聯署要求諾貝爾委員會褫奪她的和平獎。

英國 BBC 對她做了一次專訪, 她重申「種族清洗一詞太過了; 軍隊沒有強姦、 搶掠、 折磨他人的自由, 但他們可以自由進入國內任何地方戰鬥, 那是憲法的規定」, 然而中文版報導文本欠缺她口述的細節和背景, 編者希望和讀者分享, 從中探視緬甸改革的困難。

左右不是人的局面

  1. 一開始, 主持問昂山素姬自去年當政以來, 獲得什麼讓民眾生活改善的成績。 昂山素姬不諱言地回應他說: 你來自一個把生活進步視為必然的國度, 可是在緬甸, 生活的進步不是必然的, 是艱難的。 她具體地介紹, 政府首要工作是創造職位, 獲得了成效, 而且人民「也開始自己創造了」。 這意味緬甸的民間私人市場開始活躍起來, 但以緬甸的經濟力、 戰亂和衝突不斷的環境, 現在萌發的市場經濟無疑是脆弱的。
  2. 接著主持就問起羅興亞人和緬甸國內的和平進程, 為什麼你對和平進程如此滿意, 但仍有戰鬥發生? 昂山素姬巧妙地回應: 有戰鬥才有和平進程, 沒有戰鬥就沒所謂和平進程了。 她解釋, 根據憲法, 緬甸軍方指揮所有武裝力量, 包括警察, 不受文官節制, 可以到任何地方行動, 所以她希望修改憲法, 這是她的目標之一, 然而目前各個部族同意的停火協定, 最終依據則是保障軍方權益的憲法。 我們可以很容易看到, 和平進程不可能排除軍方的利益。 何況軍方是推進緬甸全國民族統一的勢力, 雖然政治上不民主, 但卻部份地跟昂山素姬立場一致。
  3. 對於「種族清洗」一詞她覺得過份了, 因為那片土地充滿仇恨, 穆斯林也屠殺穆斯林, 是大大小小部族的交錯局面, 而不是種族衝突。 其實外交雜誌《外交家》(The Diplomat)亦刊載評論稱「羅興亞不是一個種族, 而是一個政治建構出來的概念」。 所以, 談到這個議題時昂山素姬一度面露慍色, 黑臉地說 2013 年以來媒體都在追問「種族清洗」的事, 但當政府給的答案不是人們所預期的, 他們就批評政府無做事。 她質問: 為什麼人們都在忽略政府的努力? 從這兒可以看出她的傳媒的失望, 在國內, 當地很多傳媒由軍方控制, 往往等待時機抓住她的錯誤, 大書特書, 故她當政以來亦從未接受國內傳媒的訪問, 而國外媒體亦自然繼續同一套批評口徑。 本月初, 聯合國安理會商議制裁緬甸, 唯在緬甸的斡旋下被中俄阻止了。 她甚至已決定, 不出席原定本月在紐約舉行的聯合國大會。
  4. 她介紹, 政府一直在推進國民登記核實計劃(National Verification), 把羅興亞等少數民族、 族群納入統一的國民體系, 希望能帶來穩定與和諧; 軍方也沒有阻撓, 不過由於缺乏資源, 進展受限。 我們可以認為她想透過現代的國家體系附帶的利益來爭取各個部族放棄分歧而短視的各自利益, 而中央政府掌握「冊籍」也能取代地方部族的管治力量。
  5. 不過, 這個進程如果以部族為單位, 又如何決定先後次序? 本來各族互不信任, 政府拋出新政策, 就像給狼群投食, 恐怕首先會引起衝突。 何況像她所言, 傳媒繼續以「種族清洗」為標題, 則會進一步激化仇恨。 事實上, 雅加達「衝突政策與政治分析研究所」(Institute for Policy Analysis of Conflict)就警告, 印尼激進穆斯林組織「伊斯蘭防衛者陣線」近日規模大增, 以千計的人登記做義工, 前往緬甸若開邦「幫助羅興亞人」。 這樣的話, 軍方自然大有理由採取、 升級、 擴大武力手段。
  6. 今年初, 昂山素姬的法律顧問, 伊斯蘭教律師郭尼(Ko Ni)光天化日下被刺殺, 他曾經草擬憲法的修訂, 是次刺殺疑是軍方所為。 主持人最後問她, 會不會擔心自己的安全? 昂山素姬回答: 這種事不必日夜擔心, 這是我工作的一部份。
  • 昂山素姬受訪時黑臉
    o-170913-a1b
  • 被刺殺的郭尼
    o-170913-a1a
  • 被逼離開家園的羅興亞人 
    o-170913-a1c

如履薄冰的國家

  1. 回顧過去半世紀, 昂山素姬的唯一對手是緬甸軍政府, 她處於一個相對簡單的博弈環境, 如今卻處於文人政府、 軍方、 各個部族、 周邊國家之間, 還要負責振興經濟。 我們恐怕不能再以「昂山素姬 --- 軍方」的二元角度看問題, 正如軍方總想打擊她的威信, 卻也願意妥協和配合國民統一登記的計劃。
  2. 如履薄冰的不只是昂山素姬本人, 還有整個緬甸。 我們可以這樣理解, 如果不打算以暴烈的武力把一切推倒重建, 歷史大進程需要的就是和平穩定的環境, 讓各方安全地試探、 磋商, 建立共同的利益, 正如中國所謂「穩定壓倒一切」。 實際上, 昂山素姬沒有推翻軍政府的硬實力, 如果她不接受外國派軍干預或制裁, 就只能在國內斡旋; 現在如果讓「種族清洗」一事繼續發酵, 讓各方抽水(當然抽得比香港殘酷得多), 則這個環境就會被破壞, 各方都退回自己的安全勢力圈。 我們不妨推演: 軍方更不會放過那些他們本就不視為國民、 現在更招引恐怖份子的羅興亞人; 其他部族見狀亦將判斷和平進程無望, 先下手為強; 緬甸經濟也會停滯; 軍方見文人政府沒有合作的價值, 就可能再次政變獨裁。
  3. 其實香港也類似, 我們希望政改, 中央要二十三條立法。 如果我們的社會環境和平而理性, 就有可能營造充份尊重、 爭取共贏的氣氛, 例如中央將允許香港仔細地從普通法原則來制訂二十三條。 如果好像目前這樣, 因為民主牆標語這種十分個人的行為, 又一次掀起整個社會的不理性, 那中央亦會退回自己的安全範圍, 然後很可能就是動員建制派, 有理無理地通過二十三條。  
est

關鍵字:

建制派 民主牆事件 昂山素姬 國際 社會 政治 編輯評論 國際政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