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羅沃啟(下):林子健縱使說了謊,社會也沒有損失

日期 : 2017年 08月27日

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接受《線報》專訪, 上次談思想自由和一國兩制, 今次以人權法角度談跨境執法和「一地兩檢」爭議。 羅沃啟擔心, 以前明明可以檢控的跨境執法個案最終不了了之, 以現在建制派「唯亞爺是從」的立場, 恐怕一地兩檢最終到影響一國兩制。

面對高牆, 保護錯了雞蛋也對社會無損

  1. 先從跨境執法談起。 銅鑼灣書店事件懷疑涉及這種情況, 但警方沒有迅速反應, 輪到同樣被指跨境執法的林子健事件, 警方卻迅速根據錄影片段, 令林子健搖身一變成為被告, 對此羅沃啟直言「好怪」, 質疑為何書店事件又不第一時間這樣做? 如果警方要翻查出入境口岸的錄影, 是毫無困難的。 他認為, 特區政府有責任保護香港境內的人身自由, 又說要預防跨境執法, 有賴跨部門的合作, 陸路口岸可以憑錄影片段, 海上則需要派船監察巡邏。
  2. 羅沃啟從兩個角度看這個問題: 首先, 他對香港政府的態度表示懷疑, 因為「亞爺委任的警務處長, 會不會查亞爺? 」, 儘管政府面對質疑, 聲稱「絕不容許跨境執法」, 又稱與中央、 內地部門接觸, 但至今沒有公布什麼具體措施。 實際上, 2004 年曾有內地警察身藏手拷到香港摩星嶺「觀察」、 然後被香港警方拘捕的事, 當時內地部門辯稱他們到港旅遊前「忘記放下手拷」, 律政司最終沒有起訴他們。 然而羅沃啟認為, 最少可以遊盪罪控告他們, 但「咁明顯都放人」, 是政府「放軟手腳」。 從那時開始, 羅沃啟就斷言, 警方實在難以真正阻止內地人員的跨境行為。
  3. 其次, 對於警方公布懷疑是林子健的錄影, 羅沃啟表示未能完全置信片中人的身份。 面對如此戲劇性的發展, 林子健反而被捕, 引起公眾紛紛調侃和猜測真假, 羅沃啟反而關注政府如何保護當事人人權不受侵犯; 至於事情真假, 是另一個問題, 自有警務部門去調查, 政府應該先關注其人身安危, 就像有人高叫非禮, 難道第一時間回應「你等等, 我看看警察說真定假先」? 他強調一點: 公民接受政府的法規限制, 是一種社會契約, 是公民為了自身和社會的利益而放棄部分權力而已。
  4. 在這視角下, 羅沃啟感到「林子健錄影」公開後, 他尚未被定罪, 彷彿已經「遊街示眾」了。 警方這邊拘捕, 那邊開記招, 已存在角色問題, 後來西九龍總警區刑事總部警司鄭麗琪公開宣稱林子健「浪費警力, 引起恐慌」, 予以「強烈譴責」, 更讓羅沃啟感到政府的重點不在於保護其人身安全及人權, 同時令人質疑政府的公正性, 因為警方未審判先譴責, 鞏固了而非減少傳媒對林子健的偏見。
  5. 目前公眾甚至建制政界人士的態度, 往往就是既然「找不到證據」, 既然「林子健自導自演」, 就等於不用擔心跨境執法和人身安全問題。 政界更抽水和互相攻訐, 就像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近日的抗議事件中表態支持白人族群。 羅沃啟說, 民眾應該跳出簡單的「真假」討論, 關注事件背後的制度建設。
  6. 至於政客, 雖然各有立場, 但有些整體社會的基本共同價值、 人道關懷, 是應該不分陣營一起守護的, 所以應該按若果此事真的發生了、 如何保護受害者的態度來跟進; 尤其面對內地政權這「高牆」, 強調對「雞蛋」的保護並不為過, 縱使保護的對象最終說了謊, 也不是社會的損失。 羅沃啟更寄語林子健的黨友兼好友林卓廷: 「信錯朋友有甚麼問題? 是否怕信錯朋友就吝嗇關心朋友? 」 

lam

香港境內行內地法, 恐違人權公約精神

  1. 從林子健事件, 羅沃啟談到一地兩檢。 他認為一地兩檢的「缺口」一開, 恐怕會不斷擴大, 社會憂慮難免。 他指, 香港人希望維持一國兩制, 內地法律若不經一定的程序、 限於一定的範疇, 就不在香港適用, 這些都是《基本法》的承諾, 也是一國兩制的原則。 他承認, 在一國兩制這安排下, 基本上難縱找到符合《基本法》的一地兩檢安排, 斷言一國兩制與目前一地兩檢的模式不可能共存。
  2. 羅沃啟稱, 就算是領事館、 海外的一地兩檢, 也只是雙重管轄權, 主權國從不放棄對領事館範圍和自己國土的司法管轄權, 只是讓對方同時擁有司法屬地管轄權而已, 而非像香港般要中央授權, 主動放棄在租借地實施香港法律的權利, 認為比清代的外國租界更不堪。
  3. 可是有意見認為, 深圳灣模式讓香港擴大了司法屬地管轄權, 在政治上很難不讓內地對西九車站口岸同樣處理。 羅沃啟則從聯合國人權公約(「公民和政治權利公約」、 「經濟、 社會、 文化權利公約」)的角度看, 指中國是締約國, 雖未正式批准公約, 但中央在回歸前承諾在香港繼續適用公約條文; 加上公約沒有退出條款, 意味人權越多、 越廣泛就越好, 同時人權公約依附於土地而施行, 不問身份; 那麼香港的司法管轄權向中國內地擴大, 就是中國人權的擴大, 如果香港的地域施行內地法律, 就是反過來違反公約原則。 他笑稱, 內地政府已習慣違反公約, 所以覺得在香港違反也不是問題, 內地人員要是在口岸這個原來屬於香港的房間做任何事情, 香港只可「隻眼開, 隻眼閉」。
  4. 不過羅沃啟說, 國際公約在國際法體系下, 個人不是主體, 個人和非政治組織雖可以提出報告, 但最終主體是締約國, 締約國呈交的報告一般才是聯合國取信的根據。 雖然如此, 羅沃啟堅信可以根據憲法, 根據《基本法》據理力爭, 就算不一定贏, 起碼可以講道理, 但是一國兩制「衰就衰在」香港人被代表, 建制派唯北京利益是從。

pik

懷疑跨境執法的個案:

  • 1995 年, 港人蘇志一夫婦回肇慶探親時, 涉挪用公款被捕, 有指兩人從香港「被探親」押回內地, 再正式拘捕。
  • 2004 年, 香港警方於摩星嶺拘捕七名藏有手銬的內地人, 其中二人是民警, 內地公安廳解釋他們「忘了放下手銬就來港度假」, 最終香港律政司以證據不足, 不予起訴。
  • 2009 年, 二十一名港人在羅湖橋示威, 不滿內地判囚劉曉波, 四名港人被指進入內地範圍而被公安拘捕。
  • 2013 年, 涉及內地案件的港商潘維曦懷疑遭人從香島道的寓所擄走, 然後在廣州被起訴。
  • 2014 年, 深圳海關一艘快艇駛入香港龍鼓灘水域, 企圖拖走一艘涉嫌的走私船, 但遭香港水警制止, 深圳海關快艇即離開。
  • 2015 年, 銅鑼灣書店事件, 股東李波懷疑在內地公安陪同下離開香港。
law1


關鍵字:

一國兩制 一地兩檢 香港人權監察 銅鑼灣書店 林子健 羅沃啟 香港 中國人權 政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