讚好 LinePost線報 專頁,緊貼最新時事熱話!

楊朗騏《六九零公里系列:台灣斷交潮》

楊朗騏
日期 : 2017年 08月18日

這是《線報》台灣系列的序篇。 從今週起我將會每隔一個星期為大家寫一篇有關台灣的報導, 內容除政治時事經濟議題外, 亦會包括不少軟性題材, 甚至會跟大家作一些旅遊簡介。

六九零公里的思考空間

當你居住某一個地方, 往往會不期然對身邊發生的事變得麻木, 將一些本來不尋常的事看成習以為常的事, 再無興趣探究其所以然。 只有對熟悉的地方保持著一種距離感, 才可重新探索當地人習以為常的事, 並對此作一番新的詮釋。

690 公里, 正是香港跟台灣最南端墾丁的距離。 這個既不近、 又不遠的距離, 恰恰讓我們可以用一種獨有的距離感去觀察台灣。 憑這個距離感, 我們往往可以發掘到很多台灣人自己也忽略的議題, 想到一連串他們自己沒有想過的觀點。 這個系列的第一集將會討論台灣斷交潮。

台灣斷交潮

自蔡英文於 2016 年上台後, 台灣在外交上面臨巨大考驗, 先有西非小國聖多美普林西比於 2016 年 12 月斷交。 隨後, 跟中華民國建交一百零七年的巴拿馬, 亦於今年 6 月宣佈與其斷交, 令台灣失去在中美洲區最重要的邦交國。 究竟斷交事件將會對台灣以至蔡英文政府帶來甚麼樣的衝擊? 而台灣面對如此惡劣的外交形勢, 又應如何回應?

為回答上述問題, 筆者訪問了湯智貿、 陳冠群及陳昶睿這三位台灣的年輕知識份子, 看看他們有何想法。

湯智貿為台灣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專長為東亞國際關係、 國際政治經濟、 和平與衝突研究。 陳冠群畢業於英國 Essex 大學量化金融學系, 現任職於資產管理公司, 擔任基金經理人, 亦考獲特許金融分析師(CFA)資格。 陳昶睿畢業於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 曾擔任過國民黨第十八、 十九屆黨代表, 目前為公務人員。

蔡英文的責任

筆者首先問三位受訪者怎麼樣看斷交事件, 他們認為蔡英文政府要不要對此負責?

湯智貿表示, 台灣民眾想法較以往相對成熟, 對外交事務了解得更全面, 明白到中國大陸較九十年代時強大, 打壓台灣的方法相對以往多, 因此, 他們的反應已沒有陳水扁時代那麼激烈, 不會太怪責自己政府。 但湯智貿補充了一點, 他指現時或許只是一個斷交潮的起點, 巴拿馬跟台斷交或會引起骨牌效應, 當更多邦交國與台斷交時, 台灣民眾的反應又可能是另一回事。

陳冠群認為蔡英文作為總統, 當然要對此負責。 他指在之前一段時期, 已有消息顯示巴拿馬等邦交國將會與台斷交, 但蔡政府過份自信, 對此危機未能及時回應, 最終令台灣全國上下措手不及, 當然難辭其咎。 可是, 他認為斷交潮來臨是自然不過的事, 即使馬英九在位, 也只能稍為減慢邦交國與台斷交的速度。 當中國跟台灣的國力差距越拉越遠時, 只會有更多的邦交國跟台斷交。 這次斷交之所以被大肆報導, 是因為跟之前那些小國不一樣, 巴拿馬算是中美洲一個重要國家, 它跟台灣斷交才引起一定震撼。

陳昶睿認為蔡英文要為此負相當大的責任。 他指因為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 令兩岸關係無法立足在一個良性基礎上發展, 引致兩岸關係惡化。 最終大陸要打壓台灣的生存空間, 令台灣失去邦交國, 及在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等國際組織時受阻, 這是此惡性互動的結局。

當被問到蔡英文政府會否因斷交事件而改變兩岸政策, 向大陸作出一定讓步, 甚至最終承認「九二共識」, 三位受訪者均不約而同地指, 這不可能發生。

陳昶睿認為蔡英文因面臨 2018 年九合一選舉, 加上黨內壓力, 為保自己地位, 她斷不可能在短期內作出讓步。 況且, 民進黨一直不太重視兩岸政策, 該黨相對地更重視年金及能源政策等民生議題, 因而蔡英文政府有意迴避兩岸關係議題。

湯智貿則指, 蔡英文一直認為只有「九二會談」, 沒有「九二共識」, 既然「九二共識」根本不存在, 台灣自然無須遵守。 他進一步指兩岸在國力上雖有差距, 但談判上還是應該建基於對等關係, 台灣無必要接受大陸強加的條件。 況且, 若台灣接受「一中各表」, 或許代表台灣要接受一中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這對台灣來說是有風險的。

邦交國的具體意義

台灣面臨邦交國陸續斷交, 除會影響兩岸關係外, 更重要的是會影響台灣的國家地位。 或許有一天, 台灣連一個邦交國也沒有時, 究竟還是不是一個國家?

湯智貿認為從國際法的角度看, 此事確有辯論的空間。 雖然台灣在各方面均稱得上是一個國家, 但當它失去邦交國, 則意味著它失去大部份外交功能, 故其國家地位會受到影響。

陳昶睿則認為即使沒有邦交國, 亦改變不了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這事實。 從政治學及國際法學角度看, 中華民國有領土、 人民、 主權及政府, 各方面均符合國家條件, 其國家地位絕無疑問。

陳冠群表示, 邦交國是過時的概念。 以往邦交國的最主要作用, 在於暢通物流、 人流、 資金流動及擴展台灣在國際社會上的參與。 既然台灣可以透過不同途徑解決物流、 人流、 資金流動, 而那些邦交國的存在其實並無助台灣參與國際事務, 邦交國存不存在, 對台只有心理影響, 實際上與台灣的國家地位並無關係。

民間交流更實際

面對如此困境, 台灣又應如何面對?

湯智貿表示台灣可以利用自己的海外關係網絡, 拓展「公共外交」, 透過民間的訪問及交流活動, 與各國建立關係, 帶出台灣的獨特性。 更可以第二軌外交模式(track two diplomacy), 透過民間智庫與學者間的交流, 推動實質外交工作。 他更舉了一個例子, 若台灣能在南韓建立更多民間關係, 令南韓人民更清楚台灣的獨特處境, 周子瑜事件便不會再發生。

陳昶睿亦表示邦交國只是交朋友的其中一個方式, 當各個邦交國因現實問題而無法與台建交, 台灣便改以民間、 軟實力方式拓展自己的外交空間。 其實, 台灣透過民間外交方式, 在打擊跨境犯罪、 爭取各國給予免簽証入境方面, 已取得一定成果, 故未來應繼續以此務實方式處理外交事務。

本系列的下集將於下星期刊出, 屆時筆者將會直接質詢各受訪者是否真心認同台灣是一個國家, 及台灣應如何應對中國威脅等更尖銳問題。

  • 楊朗騏, 香港公開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助理講師。

 


關鍵字:

九二共識 民進黨 蔡英文 台灣 國際 國際政治 政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