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兩檢辦不了,香港註定「自絕於中國」?

日期 : 2017年 08月10日

建制派和泛民都在打一地兩檢的輿論戰, 相繼成立了「關注組」。 建制派的關注組的主張仍是「方便快捷」, 但對於法律上、 一國兩制方面的憂慮, 仍然複述那一句: 依照深圳灣成例, 有何不可?

《線報》編者認為, 深圳灣和西九站在地理意義上有所分別, 而且《基本法》言明不能就這樣在香港地域實行內地法律。 這個缺口一開, 如何保障日後的生活? 建制派似乎迴避了。 據說深圳灣模式和澳門大學橫琴校區類似, 都是租借回來的, 但西九站則是租出去的。 那麼, 橫琴和深圳灣的例子, 該如何用來說明西九站口岸不損害一國兩制?

high1

合約可以自己制訂

  1. 現在的「一地兩檢」方案, 須由人大按照《基本法》第 20 條授權港方租賃土地。 我們知道, 在《基本法》制訂的八十、 九十年代, 港澳經濟模式仍是北京相當欽羡的, 所以「繁榮穩定」一直是這套法律的目標, 也是對港澳的主導政策。 在單一制下, 特區如果要做法律沒有界定的事, 須獲得國家授權; 而為了靈活地回應社會發展的需要, 《基本法》早就制訂了第 20 條, 予香港獲得賦權的空間。
  2. 澳門也是一樣。 在 2009 年, 人大常委會以規範性文件授權澳門按照《澳門基本法》, 租賃橫琴作為澳門大學的新校園。 政策還訂下了租賃的條件: 澳門須付租金 12 億元, 區內實行澳門法律, 但土地用途在租賃期限內不得變更, 而租賃期限為 2049 年 12 月 19 日, 雙方之後可以決定是否續期。 到了 2013 年 9 月, 澳門大學已將整體搬遷到橫琴。
  3. 從中我們可以看到, 租賃是有條件的, 條件可以由內地和特區磋商制訂, 特區至少可以選擇接受與否, 租賃是特區與廣東省政府之間的行為, 而不是與中央; 人大和特區都可以立法加以保障, 因而合約亦可以如此制訂: 如果某些條件被違反, 合約就可以中止。

香港可以自己立法

  1. 目前不少評論都指出, 西九站的內地口岸雖然租賃出去, 卻又不是正式劃出香港行政區域以外, 因而實行內地法律恐怕有違《基本法》第 18 條, 何況處於香港「腹地」。 但是在「大灣區」規劃下, 即使高鐵不要「一地兩檢」, 也未必不再有內地須要實行全面司法管轄權的情況。 所以, 香港除非從此自絕於發展, 否則就須思考如何給予內地司法管轄權的同時, 保護一國兩制「生活方式不變」。 除非香港真想國務院直接劃界, 劃走部分「原屬香港」的土地, 但屆時如有不滿, 最多只能在國內起訴國務院令違反憲法或《基本法》, 實際上有無效果, 大家心裡有數。
  2. 此前曾鈺成曾經評論提到, 香港在一國兩制方面的優勢在於可以自行立法, 人大只能駁回, 不能修改, 因此香港很有主導權。 澳大租賃橫琴, 雖然澳門政府沒有(可能懶得)立法, 但如果是香港, 港府則可以制訂法律, 好像現在的深圳灣條例, 作為「一地兩檢」租賃合約的條件, 當中可以列明導致合約中止的情況。 以西九站為例, 合約可以設立計分制, 如果雙方人員非法離開自己的口岸區, 進入對方範圍, 就可以扣分扣到暫停口岸區運作。 如果內地對口岸區沒有政治方面的「非份之想」, 相信樂意考慮這條件。 當然, 合約應該有期限, 甚至單方面退出的機制亦無不可。
  3. 重要的是, 建制派也沒能力主導立法, 變成「阿爺話點就點」的一紙空文! 因為「行政主導」同樣適用於建制派, 法律的制訂掌於政府手中, 立法會只具審議批駁的權力。 我們相信公務員就算 Hea, 但政治上比較溫和, 立法技術上比較全面, 出來的法律應該最能保障一國兩制。 編者感到, 現時泛民雖然口說反對, 但未有進一步動作, 似是希望政府拿出較能釋除憂慮的方案, 反正原方案必定在立法會通過, 泛民只能爭取優化而已。
  • 現在的澳門大學橫琴校園

Macau

但香港不可自己變出土地來

國與國之間的飛地並不少見, 亦即一國「隔空」擁有一片別國所包圍的領土。 中國國內的行政區域之間, 也有很多飛地, 各有成因, 相當有中國特色。 在「深化改革」和「大灣區」規劃下, 自貿區可能已不夠開放, 因而港澳在國內的飛地, 亦是地方政府的一個選項。

  1. 今年 4 月 20 日, 梁振英離任特首前不久, 率團到廣東江門考察「大灣區」規劃, 期間江門方面亦表示正在探索「粵港澳深度合作模式」, 爭取國家賦權予港澳及各種「開發主體」更大的開發權, 包括建設港澳飛地, 由港澳直接管理, 有別於橫琴、 前海、 南沙。 至於南沙, 以前早有報導指香港政府有意租用該處來興建「離岸購物城」, 承載自由行旅客。 雖然港府後來認為「大部分構思並不可行」, 但方案其實已通過「小香港」之名放風, 不過反對者相信只會便宜個別發展商。
  2. 我們相信在「大灣區」規劃下, 飛地經濟很可能成為一個趨勢; 如果一旦建立了先例, 而且是澳門橫琴校園那樣包括生活和經濟活動的土地, 而不是深圳灣口岸的純邊檢區域, 那就自然能夠一不離二, 在內地建立更多供香港人生活的飛地, 有助解決土地問題。 以前澳門也因為希望填海, 而讓國務院劃界, 但劃界一事屬中央對地方的權力, 特區不能否決; 而租賃飛地, 特區就能提出起碼的條件了。
  3. 不過, 如果今天香港連一地兩檢都解決不了, 恐怕日後在內地建立飛地也沒希望。 中央和地方儘管不對等, 但也講公平, 不論香港的飛地還是內地口岸區, 總有損政治和司法的完整性, 如果香港不願意付出成本, 內地又何必白做好人? 何況如上所述, 香港可以訂立條件做 Fuse 保險。
leung


關鍵字:

基本法 一地兩檢 一國兩制 一地兩檢關注組 梁振英 袁國強 林鄭月娥 香港 政治 陸港關係 編輯評論

上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