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添生《政府不應委任敗選者是謬論》

林添生
日期 : 2017年 08月07日

反對派對個別新副局政助的人選很有意見。 批評當然可以, 但部份立論有欠公允, 林添生不得不駁斥一下。 其中最大的謬論為: 特區政府不應該委任在選舉中落敗的政治人物, 否則是與民為敵; 或者, 某人選舉中落敗代表其政治能力不足, 該人不夠資格被委任。

曾鈺成先前已經駁斥過了: 「(某人)沒有贏得議席, 是政治力量對比的現實所決定的, 絕對不說明她沒有當好問責官員的能力和承擔。 至於說輸了選舉的人不應出任官職, 那是針對個人多於講民主原則; 輸了選舉之後獲任命當官的大有人在, 舉世知名者有末代港督彭定康。 」

反對派為何突然相信香港的選舉?

林添生對於這種「敗者為寇論」的第一個反應是, 香港人什麼時候那樣相信自己的選舉制度呢?

區議會及立法會選舉時, 大家對蛇齋餅糭、 掌心雷、 一屋七姓等種票及賄選疑雲的不公平, 都咬牙切齒。 什麼時候大家又相信香港的選舉制度非常公平? 反對派口中說得一文不值、 假學歷、 全靠西環背後配票而勝出的一眾建制派, 什麼時候又變成香港民意的準確反映? 萬惡的功能組別選舉, 又什麼時候變成可以反映民意及政治力量的風向標呢?

一次選舉的落敗就等於政治失敗者?

再者, 候選人在不同選舉中落敗, 可以有很多原因。

區議會選舉中, 一個選區議席的票數相差可以只是幾十票, 勝負可以是運氣決定的; 立法會選舉的結果可以由選舉最後數天的一兩個策略而決定成敗。 黃毓民以四百多票之差, 輸掉了九龍西的最後一席, 又有沒有人說他的政治能量不夠, 論述能力不足, 選舉論壇表現還要比游蕙禎差呢?

反對派的毛孟靜、 何秀蘭、 陳淑莊, 全部都試過輸選舉, 部分之後東山再起贏回議席。 從政者從不應以一次選舉成績定成敗, 但為什麼反對派又對被委任者特別嚴苛, 拿一次的選舉成績大造文章?

以同一個論調, 曾俊華在特首選舉中的得票不足林鄭月娥的一半, 胡國興更只得二十二票, 那麼兩位落敗者的表現是否強差人意? 有沒有人說他們政治能力欠佳?

選舉中落敗者也能累積政治經驗

「敗者為寇論」另外一個荒謬之處, 在於完全忽略選舉產生的公職和政治委任官員之間的分別。

假設你是一個在行政長官選舉、 立法會選舉和區議會選舉都有票的香港市民, 你對於這三場選舉的候選人的主張、 能力、 甚至政治取向, 都會有不同的期望吧。 某人在一場選舉中輸了, 不代表會在另外一場選舉中也輸掉(正如陳浩濂贏了區議會選舉, 但輸了立法會選舉), 更不代表他不適合擔任政治委任官員。

區議員處理地區事務, 立法會議員監察政府, 行政長官是香港的社會及政治領袖, 所需要的資格及條件也當然不同。 香港人聰明之至, 當然明白這道理, 我選個立法會議員可能要個懂得監察政府甚至拉布的, 但到了支持誰當行政長官的問題, 我可能會寧願要 lesser evil, 都不要一個完全沒有勝算的。 這解釋了很多曾俊華支持者來自泛民支持者的現象。

這個道理, 選民明白, 偏偏反對派不明白, 硬以為選民在某次選舉中唾棄一個人, 就會同樣地全盤否定他出任其他公職。

政治助理的工作, 著重與政黨、 議員、 地區人士、 利益團體、 壓力團體、 傳媒、 學術界、 商界等的溝通聯繫。 一個曾經敗選的年青人, 在選舉中賺得的, 可以是如何與其他不同候選人和政治黨派的聯繫合作、 在政界和傳媒界的網絡、 選舉時的團隊合作等。 對這個年青人而言, 是很寶貴的資產和經驗。 若局長加以善用, 依靠有關的經驗和人物, 絕對可以有效協助其政策局與政黨及持份者的聯繫。

在政治學上, 從來沒有不能委任敗選者這條道理。 恐怕這是香港反對派發明的。

  • 林添生, 相信「治大國如烹小鮮、 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國家為」, 人生無小事, 堅持 common sense 可分析時局, 而 common sense is not so common。

 


關鍵字:

泛民主派 蔡若蓮 香港 選舉 政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