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產考古研究生:我很實際,考古可以當飯食

日期 : 2017年 08月06日

讀書時的志願, 大家記不記得? 但在現實環境下, 我們看到很多「狀元」不約而同選擇讀醫、 讀法律。 在香港, 這些行業前景真的不錯, 甚至羨煞旁人, 但若你堅持理想, 尤其是比較「偏門」的理想, 就會讓人擔心出路不十分樂觀了, 比如說, 考古?  

今日訪問的主角, 就是一位港產的考古學研究生, 名字叫從雲。  

考古這麼冷門的學科, 你是怎樣喜歡上的? 又如何讀上考古這一科?

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興趣吧, 歷史也是一門興趣, 至於我就特別喜歡商代的歷史, 看到當時的青銅器文物, 我的感覺是「好靚」。

升讀大學時, 報了城大的「文化產業管理」, 這科現在已經換了名字了; 亦考慮過中文大學的建築系, 而我相信就算讀了, 我也會專心潛修古建築的。 這就是興趣所在。

不過在香港讀中國史, 只能專研文字史料, 真實的殷商文物、 青銅器, 還是要回國內。 後來經導師介紹, 我才報讀了中國社科院和青年政治學院合辦的課程, 幾年下來, 現在已經是研究生。

  • 商代青銅鉞
    o-170806-a1c

你在國內從事考古有什麼見聞和感受?

就說在安陽考古吧, 安陽就是商代的殷都, 有很多文物, 每年除了因為機場要求「淨空」以及天氣問題, 約一成多時間不能發掘研究之外, 真是年終無休地開工, 寒暑假也不例外。 發掘方面有民工、 技師負責, 而我們作為學生, 負責繪圖, 分析土層, 工作和技師近似。 而安陽河, 就是洹水, 三千年來都沒有太大變化, 即使隨便在河邊踱步, 都隨時執到野。 近期最大的收獲, 就是殷墟遺址保護區掘出懷疑屬於匈奴的古墓, 是漢族與北方民族關係史的重要發現。

考古學就是這樣, 從滿了疑團, 例如我們在 2016 年的一次發掘, 前所未有地掘出好多車的文物, 全封裝起來運去研究, 到底結果有什麼發現, 還是未知之數。 但這就是考古的興味所在, 新的發現可以好像量子力學推翻牛頓的經典體系一樣。  

  • 就在民用建築旁邊出土的匈奴古墓
    o-170806-a1b

但是在國內考古, 會不會有什麼政治壓力? 尤其商代研究會不會受「夏商周斷代工程」的影響?

據我所知, 「夏商周斷代工程」的政治爭議, 主要是夏代存不存在, 我主力研究殷商, 故所知不多, 但沒有聽過什麼政治壓力。 其實史學、 考古學界內, 對夏代的存在始終有不同意見, 從來沒有統一過, 比如二里頭遺址, 不少人認為是夏的古都, 那兒的文物經碳十四測定, 年代和夏的記載吻合, 但相反意見則認為, 那兒從未出土到真正的文字。

實際上, 「斷代工程」的重點不在於證明夏代, 而在於研究和判斷商、 夏兩代的確切分界線, 至少推算出商代的具體年份上限。  

  • 二里頭出土的符號, 算不算文字備受爭議, 因為它們從沒以組合形式構成語句
    o-170806-a1e

那麼在國內考古, 和西方相比起來, 有什麼優劣勢?

中國雖說歷史悠久, 但現代考古學的開端, 不過從 1926 年殷墟的發掘算起, 而西方已有一兩百年的考古經驗。 此後中國又經歷了多年戰爭, 而北京建國後, 考古亦為政治服務, 硬要套進馬列主義的原始公社、 奴隸制、 封建制、 資本制社會階梯學說, 尤其七十年代(文革), 你看什麼書都是政治性的。 到現在雖然已無這方面的束縛, 我的導師也在西方留學過, 所以相當開明, 但學界整體上仍要努力追趕西方, 同時考慮修正一些觀點。

例如說, 過去的遺骨發現, 常常用來證明中國經歷過奴隸社會, 但其實, 雖然當時流行人祭, 隨便到新建一所房子都會殺人獻祭, 但在平民身上, 卻常常發現工傷的痕跡, 說明重勞動並不限於奴隸, 所以中國的奴隸是否好像西方或馬列史學所說的, 大規模用於農業、 礦業等主要生產, 是有疑問的。

此外, 考古除了跟歷史有關, 還涉及人類學、 藝術學、 符號學、 化學、 金相學等等, 而「考古」作為專業, 其實主要集中於「類型學」, 分析文物的類型而已。 所以中國的考古, 也有待各個範圍的並進發展。

長遠來說, 我真希望能到海外進修, 學習最前線的考古理論, 然後回國實踐, 從而嘗試把中國考古和歷史, 歸入全球歷史的大脈絡。  

  • 商代疆域
    o-170806-a1d

除了理論外, 在國內考古, 有哪些實際挑戰呢?

現在國內仍有 70% 的考古發掘是被動式的, 除了少數地區像殷墟、 始皇陵劃作了考古保護區, 一般地方往往待到開發, 才由地方政府請考古人員考察; 有些時候甚至已經被盜掘, 學界只是進行搶救, 例如 2015 年的重大發現西漢海昏侯墓, 其實幾年前已經發現盜墓者的「洛陽鏟」, 差點兒掘到墓室, 說明盜墓者幾乎發現了掩埋的古墓。

中國考古的人力資源是問題。 在西方, 通常由學院組織考古工作隊, 招募志願者, 多數是學生、 青年人, 而範圍往往較少, 志願者人數足夠用; 在中國, 我們極難招募志願者, 來幹活的民工往往是五、 六十歲的, 有他們的生活擔子, 而且發掘範疇大, 志願者即使有也不夠。

但是這證明考古學在中國不會沒有發展空間。 說到考古, 人們以為我只有理想, 但其實我十分現實, 甚至為了預備國內的學費、 生活費, 我升讀前在香港打工一整年儲錢。 沒料到研究生的工作收入已經還可以, 目前的學業, 其實與全職考古工作也差不多了。  

  • 盜墓利器洛陽鏟
    o-170806-a1a

後記

  1. 大學聯招立即就要放榜, 同學們又要做出人生的抉擇。 其實我們香港人, 常常要在理想和現實之間揀一邊, 部份原因是香港出路不多, 經濟單一化。 正如編者一位朋友, 本來在香港做文員, 數年前突現二話不說, 到法國實現學畫的理想。 原來那邊學費不貴, 比內地沒有貴多少, 一路學習可以靠兼職維生, 畢業後亦可以在法國學以致用。 所以說, 很少有人像香港人般, 一輩子把生活空間限制在一個城市裡。 廣闊天地, 大有可為。
  2. 話雖如此, 到底國內有什麼機會? 從雲由導師那兒建立到升學的渠道, 而不是公開的系統。 就連近在咫尺的深圳前海, 諸如「夢工場」等創科支援計劃, 也沒多少香港人聽過, 很多渠道沒有公開, 而政府似乎也懶理。 至於海外, 其實英美澳加因為是港人熱選, 所以學院坐地起價, 但其他國家的升學成本沒這麼高, 我們只是缺乏資訊而已。
  3. 雖然興趣未必不能當飯吃, 但所謂「興趣」, 也不能是空泛的。 從雲具體地把商代考古作為最大興趣, 是多年反思的思想結晶。 他分享說: 如果要知道自己真正的興趣是什麼, 不要只看今天, 不要只聽別人說什麼趨勢, 而要深深回顧自己的過去, 把愛好歸納為一兩件事。 當然, 也正是廣闊天地給他思考的空間, 及至怎樣融合東西方的理論與實踐。 在香港這個急促的社會, 思考空間就奢侈了。
  4. 編者深感這樣的自省功夫, 是這一代常常欠缺的。 我們為孩子報讀無數的課程, 想用知識填進他們的腦袋, 但孩子卻可能因此絲毫沒有思考的空間。 有理論說, 社會資訊越豐富, 人就越平庸。 所謂君子慎獨, 而現代人難得「獨」的靜思空間, 於是陷進了「學而不思則罔、 唯有將勤補學」的胡同。  

關鍵字:

中國內地 香港 教育 就業 歷史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