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頌雄:林鄭深知是貧窮懸殊導致政治對立

日期 : 2017年 08月05日

中央三令四申, 要香港政府解決深層次矛盾, 林鄭月娥是否一個契機? 不過林鄭上台前公開表示自己「不是社會主義者」, 而在香港這個高度資本主義的社會, 是否意味她的舉動有限度? 許楨「清風不識字」專欄這次訪問工聯會勞工界議員陸頌雄, 談談他對林鄭、 對社會的看法。 他直言「不能有不切實際的期望」, 但相信林鄭明白是貧窮懸殊導致政治分化。

取消對沖, 勿再諮詢拖三五七年 

  1. 說到勞工問題, 離不開強積金對沖。 陸頌雄透露, 工聯會已經和林鄭、 羅致光約了時間。 但雙方未會面,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即就對沖議題先約見商界代表, 張建宗所提的相關方案, 陸頌雄稱只是從媒體聽來的。 對此他並未抱怨, 因為以他的認知, 林鄭對勞方的意見已經充分掌握, 「清楚到不得了」, 所以先徵詢商界意見亦是合理的做法。
  2. 具體而言, 勞福局長羅致光放風, 以十年為取消對沖的緩衝期, 並注資減輕顧主的壓力, 長期服務金和遣散費方面, 以離職前一個月的工資的 2/3 乘以工作年期為準, 至於金額上限, 則建議以 20 萬元為商討的起點。 陸頌雄表示, 他個人認為降低上限並非不可談, 但工資比率影響所有打工仔, 這點不能退讓, 梁振英任期最後建議降至 1/2 不能接受。 他分析指, 現時 39 萬的上限只有極少打工仔能夠享有, 要以 22500 元月薪連續服務二十六年, 因此。 此外, 政策劃定時間線之後, 如果時間線之前不必適用新上限, 則不會損害現時已經長期服務的僱員。
  3. 至於張建宗讓商界考慮的方案, 也維持了 2/3 工資的比率, 又要求顧主多供工資的 1% 作為長期服務金、 遣散費的儲備。 工業總會的郭振華表示願意考慮, 但要求 39 萬上限大幅降至 10 萬。 對此, 陸頌雄相信各方只是隔空放風、 試探, 從 39 萬大幅降低, 可能是開天殺價, 落地還錢, 實質上誰也沒有認真計過條數。 但他認為, 資方「從來不介意拉倒」, 所以政府的「態度和決心最關鍵」, 而羅致光應該發揮政府的角色, 計算清楚各個數字對顧主來說有幾大分別, 否則政府只能繼續跟商界談原則性問題, 而商界亦只會繼續殺價。
  4. 他重申, 工聯會堅持三點, 一是必須取消對沖, 不能「多供 1%」就算, 二是必須保持 2/3 工資比率, 三是必須盡快, 不可「又諮詢拖三五七年」。  
  • 政府的決心是關鍵, 資方絕不介意拉倒
    o-170805-a1b

貧窮懸殊, 林鄭深知是政治對立的主因 

  1. 畢竟林鄭月娥才是特首, 她的立場至關重要。 許楨提到, 她的競選團隊相比歷任特首, 很多財團代表、 富二代。 陸頌雄坦言, 要「聽其言, 觀其行」, 而以香港的政治、 社會結構、 選舉模式, 短中期之內不可能產生十分左傾的特首, 他不能抱「不切實際的期望」, 但特首必須「對勞工公道」。
  2. 儘管如此, 陸頌雄對林鄭的評價仍是正面的: 從皇后碼頭等事件可見, 她不怕面對矛盾, 亦有很強的調解能力, 她亦承認貧富懸殊嚴重, 深知這種矛盾導致了政治衝突; 她有自己一套新看法, 不過也因此在原則問題上比較固執, 必須努力說服, 一旦能在原則上說服她, 她就願意實行起來。
  3. 在此大背景下, 陸頌雄預料政府在強積金對沖及其他勞資議題上, 都盡量希望減少對商界的損害, 不會「翻天覆地」。 然而他建議, 在政府內部、 不涉商界的領域, 政府就應該大刀闊斧的改革, 例如政府的外判合約。 目前政府外判合約員工超過五萬, 他表示, 如果優化甚至改革僱傭機制, 也能帶來深遠的效果, 輻射影響力, 至少政府改善了工資, 也會帶動私人市場的工資上升。
  4. 對香港的財政儲備, 他指香港已經「超出實際需要」, 世界上沒有其他城市如此, 所以香港政府應該加以善用。 因此, 他呼籲政府繼續推進十七日公眾假期、 侍產假、 標準工時、 退休保障、 外判全面檢討、 房屋空置稅和增值稅、 租管、 租金津貼等政策, 並研究以成本價出售的「安居易」、 首次置業上車盤等, 讓住屋階梯更合理。
  5. 可是他不無悲觀地說, 香港的議會是「否決式政治」, 林鄭縱有主觀願望, 也未必能實現; 但正因這樣, 改變的主導權在「反對派」身上, 他希望那些議員明白國家的底線, 「求同大, 存大異」, 放棄「支爆」的幻想及「全面不合作」的路線, 「放下屠刀, 一齊吃個包先」。
  • 不如先由政府開始改變外判制度
    o-170805-a1c

一地兩檢, 割地說是危言聳聽 

  1. 最後不得不提一地兩檢。 許楨上周訪問公民黨的陳淑莊, 她指斥政府違反《基本法》第 18 條, 在香港境內實施內地法律而不經「附件三」。 在這議題上, 陸頌雄沒有繼續細較法律條文, 而是以更加實際的角度來審視。 他認為, 法律界人士可能以「十分複雜」的法律邏輯去考量, 而又「十分粗疏」甚至「危言聳聽」地稱為「割地」, 提出各種「有問題」的情境, 但沒考慮到這些情境實際上發生機率極低; 另一方面, 他表示「香港需要高鐵, 高鐵需要一地兩檢」, 香港不能成為全國高鐵網的孤島, 在社會訴求面前, 他作為議員必須平衡各方的需要。
  2. 他亦相信, 現時計畫中的內地口岸區並非全然行使內地法律, 正如律政司所介紹, 有六大範疇, 包括民事糾紛, 適用香港法律, 因此將來未必不可通過協商, 擴大香港法律的適用範疇, 政府也可以吸納民間意見。 此外, 他與張建宗見面得悉, 內地口岸區內不傾向銷售熟食, 最多賣杯麵, 因為萬一有人食物中毒肚瀉, 都不知按照哪邊的法律辦。 此外, 月台和軌道之間亦考慮設置不可跨越的閘門, 避免「落路軌執野變成出入境」之類的問題。 所以, 政府已盡力避免出現法律爭議。
  3. 編者感到, 這是一種「很建制」的政策思路: 先通過了, 袋住先, 才微調細節, 並通過政策制訂和硬件, 減少問題發生的機率, 而非高屋建瓴地首先建構完善法規, 應付所有可能的問題。 建制派的思路無疑能加快實體建設的步伐, 不過對管治是否有益, 則見仁見智了。  
  • 「不能只讓內地實施邊檢條例而沒有司法管轄權, 否則可能出現法律真空。 」
    o-170805-a1a


關鍵字:

強積金 一地兩檢 工聯會 陸頌雄 林鄭月娥 許楨 香港 政治 社會 勞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