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莫嘉傑:難道法院未卜先知政府贏梗 DQ4?

日期 : 2017年 08月02日

上周, 原本入稟法院要求司法覆核劉小麗的市民莫嘉傑, 反被政府 DQ 覆核的資格, 法官更要求他支付劉小麗的相關費用。 上周本報闡述了法官的判詞, 這次特此訪問莫嘉傑, 看看他如何反駁。

  1. 先簡介一下判詞: 法官認為, 提出司法覆核須基於原告具有足夠的相關權益(Locus), 編者粗略地演繹, 就是「事不關己, 己不勞心, 如果勞心, 不安好心」。 法官認為莫嘉傑不是劉小麗當選的選區的選民, 議員資格與他無尤; 此外, 在政治倫理上, 政府更能代表公眾利益。 編者認為法官沒有說出來的下半句是: 個人只能代表自己的利益。
  2. 站在理論的層面, 編者頗認同法官的說法。 本報此前關於曾鈺成不主動 DQ 議員的評論, 也採用了這個邏輯。 不過編者聽完莫嘉傑的申述之後, 也覺得法官在實踐方面不無爭議。

 

事後孔明, 難道早知政府贏硬?

  1. 訪問中, 莫嘉傑稱法院當初批給覆核的許可, 即認為案件本身有勝算, 有意義。 單憑這點來指責似乎站不住腳, 正如被 DQ 的當選人也辯說「以前曾鈺成不也准許啦」。 可是, 這次法官推翻了莫嘉傑本來獲得的許可, 意味法院承認前番的決定不合理, 責任似乎在於司法機構, 可是卻要莫嘉傑因此支付劉小麗的費用, 卻令莫嘉傑十分費解。
  2. 莫嘉傑先於政府提出覆核, 但政府提出後, 他卻接到法院的要求, 稱自己未具備相關權益; 他的律師則要求法院暫緩(Pending), 待政府的 DQ4 官司塵埃落定才再決定如何跟進。 政府也確實擱置了他的覆核。 可是莫嘉傑指, DQ4 後法院從未與他商量, 只是突然給他一紙通知, 告訴他也被 DQ 了, 「都唔知咩事」。
  3. 他進一步解釋自己的邏輯: 他和律師詳細討論案情後, 相信政府一次 DQ 四人的勝算未必高, 尤其是劉小麗以外三人, 但政府自從梁游案後, 為了履行《基本法》憲制責任, 確立案例, 所以必須一併控告, 不能選擇性行事。 他自己甚至認為, 正是他一開始的覆核申請, 給了政府決心。 但他之所以只提出覆核劉小麗一人, 是由於律師認為勝算較高。
  4. 因此, 政府的目的與他不同, 政府興訟的意義在於行動, 他則在於成果; 政府萬一敗訴, 他仍然值得繼續打官司, 所以才提出暫緩直到政府的 DQ4 有裁決。 那麼, 何以一開始政府提出覆核之後, 他就被法院阻撓? 編者也感到, 彷彿法院未卜先知, 知道 DQ4 政府必勝, 否則為什麼立即要求莫嘉傑退場? 聯繫到釋法帶來的疑慮, 細思恐極。
  • 法院對莫嘉傑, 是未卜先知, 還是事後孔明?
    o-170802-a1a

特首亂宣誓, 難道選委才可以覆核?

  1. 對於莫嘉傑自己被 DQ, 法院重點解釋是他不具相關權益。 莫嘉傑則闡述他的反駁: 如果只是劉小麗在該區的競選程序問題, 例如點票之類, 那確實是選區的問題, 他作為「外人」不應過問: 但是政府刊憲後, 她就獲得「候任議員」的身份, 而她是否宣誓效忠香港、 國家, 則是一個全港公眾利益、 關乎一國兩制的議題。 他舉例, 比如以後政改方案表決, 就差劉小麗一票, 那麼她作為議員的行為, 是關乎全港的; 又如果被告是行政長官, 難道只有選委能提請覆核?
  2. 編者認為, 法官的觀點雖有道理, 正如以前港珠澳大橋等工程的司法覆核, 都由直接受影響地區的居民提請, 可見提供「協助」的律師和政黨深明這個邏輯, 但以「選區」為劃分標準, 則似乎不適用於效忠宣誓。 當然, 個人是否能夠代表全港的公眾利益來興訟, 仍是值得爭議的, 不過司法覆核的意義也在於給予市民質疑公權力的途徑。
  3. 其實莫嘉傑認同候任議員有權作出政治宣示, 他支持多元的政治觀點, 但應該先宣誓, 簽了紙, 確認了效忠, 這是政治人物的基本質素; 之後的行為則與宣誓無關, 「劉小麗要表態, 宣誓前後步行十分鐘出入議事廳都得架」。 確實, 編者以為 DQ 案不應成為打擊政治表態的案例, 反而應該確立宣誓的界限在哪兒, 並允許宣誓前、 宣誓後的表態。  
  • 莫嘉傑: 「劉小麗宣誓後, 步行十分鐘出議事廳都得架」
    o-170802-a1abJPG

長洲覆核王郭卓堅又點計?

  1. 對莫嘉傑的判詞亦指出, 判決要具阻嚇性, 防止人人隨意興訟, 打擾公職人員。 但是長洲覆核王郭卓堅, 屢屢興訟覆核, 已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難道他每次都有充足的相關權益? 這是值得質疑的。 我們發現, 郭卓堅每次提請覆核, 都是政府沒有插手的事, 而莫嘉傑自己提出覆核一次, 就像踢了鐵板, 遇上政府插手, 於是反過來要支付訟費。
  2. 莫嘉傑諷刺他「幾乎每次敗訴, 卻勝在拿到法援, 超級濫用司法」, 而他每次都獲法援, 正反映政府其實並未嚴格遵守「須有相關權益」或「須有勝訴機會」的原則。
  3. 編者希望在此提出, 郭卓堅目前又再申請關於一地兩檢的覆核, 就算他以前的諸多申請已不可考, 今次法院也十分應該適用「相關權益」的考量法則; 如果法院接受他的申請, 則須充份解釋何以他捍衛一國兩制而獲許可, 而莫嘉傑同樣為了捍衛一國兩制, 卻剛剛被要求付費。 否則, 「防止人人隨意興訟」的原意不僅沒法達到, 更會影響社會對法治的信心。  


關鍵字:

宣誓 郭卓堅 劉小麗 莫嘉傑 香港 法庭 政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