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節:香港有漫畫人才架,點解本地無投資?

日期 : 2017年 07月31日

新一屆香港動漫節於 7 月 27 日正式在會展開鑼, 會場有大量焦點動漫遊戲內容。 在《清風不識字》專欄, 許楨化身動漫「粉絲」兼記者, 為我們介紹動漫節攤位, 更大談本地動漫業的此消彼長。 這位從聖鬥士看到海賊王的自稱的「七十後中坑」, 到底有何話要說?

所謂「有片有真相」, 我們去片吧!

香港玩具業再起

  1. 「想當年, 小弟也年輕過」, 許楨先談歷史。 話說千禧年前後, 動漫節出現之前, 書展與動漫展同場舉行, 不少青年湧進書展會場, 但只為搶購港漫的紀念品。 當年更發生過逼爆玻璃等嚴重意外。 所以動漫節的出現, 本來就是要將書展和漫畫分流。
  2. 分流之後, 動漫節越來越值得關注, 近年的內容不斷豐富, 原先專注傳統港漫、 日漫, 現在更多的是玩具。 許楨指, 香港以本土品牌玩具為招徠的展銷會, 無論針對的是成年、 青少年或幼童, 一年已有好幾個。 從這個角度看, 香港的製造業尤其是玩具的設計、 生產和銷售, 在如今的網絡時代, 似已重新尋回春天, 所包括的動漫玩具已不限於實物, 還有電玩、 電子競技。
  3. 實體玩具方面, 在瘋魔國際的 BANDAI 攤位的右邊, 有數個不同的本地主要品牌的攤位。 許楨告訴我們, 一種新的經營模式出現了, 就算動漫不是香港的土產, 但原來很多周邊產品, 不論是美國的英雄電影, 還是日本的經典卡通, 其專利產品大多由香港公司生產, 包括 KIDS LOGIC、 HOT TOYS 等。 更重要的是, 這些品牌由專利權、 產品設計、 生產至銷售等整條產業鏈, 都由香港年青人創立的企業作全面經營。 許楨相信, 這些本地公司的盈利應相當可觀, 在發揮香港知識型經濟方面, 絕對功不可沒。  

親子一起中毒入坑

  1. 在許楨身後, 是 BANDAI 攤位的高達主景, 另一邊是多啦 A 夢攤位。 許楨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 就是今年的動漫節, 新加入了「兒童玩具節」這部分。
  2. 他指約十年前, 高增值玩具及動漫產業漸漸從幼童、 青少年剝離, 向剛步入社會的年靑人、 甚至「中坑」、 少婦轉移。 這種現象, 許楨認為同這群人的消費力較強有關, 而當高達、 多啦 A 夢等也向成人消費群轉移, 加上八、 九十年代成長的「中坑」的子女, 已陸續進入小學階段, 因此父母和子女之間可能同一時間消費同一「人物主題」的玩具, 因此造成大量經典卡通及周邊産品復活, 對了, 當然少不了龍珠。
  3. 這說明在香港或鄰近較富裕的國家、 地區, 電玩、 動漫市場出現雙軌並行的現象: 同一主題的產品, 同時吸引父母及子女。 許楨笑稱: 「我和我的兒子因此互相荼毒。 」 

港漫不乏新題材, 但靠外地投資?

  1. 至於漫畫, 他慨嘆, 純本土傳統品牌玉皇朝等武打技擊港漫, 地位已今非昔比。 究其原因, 是黑社會意識、 血腥暴力一而再、 再而三在港漫出現, 最終令它們的生命亦提前結束。 話雖如此, 許楨認為香港尚有具文化深度、 歷史視野的漫畫作品。
  2. 許楨推介了身後的「香港東立」攤位。 東立是台灣一家具規模的、 針對青少年讀者的出版社。 東立香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並非改編自日本或台灣的、 或翻譯外國的作品, 而是本來做設計師、 現為專職漫畫家的陳某的《火鳳燎原》。
  3. 許楨對這本漫畫很熟悉了, 《火鳳燎原》並非將小說《三國演義》重新繪畫而已, 作者參考了《三國志》等正史資料, 將這段歷史重新詮釋, 筆下核心人物再不是劉關張、 曹操、 孫權, 而是趙雲, 最終勝利者是司馬懿及其子侄。 許楨評價說, 情節佈局引人入勝, 然而可惜這位土生土長的香港作品, 版權已屬於台灣東立, 香港的東立只是其子公司。
  4. 從這個角度看, 香港的動漫、 電玩, 呈現此消彼長之勢, 玩具業因專利權的轉讓而發展不俗, 而漫畫則接近消亡。 究竟香港云云投資者中, 會不會具有台灣東立般的眼光、 發掘本來並非來自台灣、 但可推向國際的創作者? 許楨認為這一點值得香港業界深思。


關鍵字:

漫畫 遊戲 許楨 香港 商業 文化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