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或許像乾隆,但是中國不是清朝

日期 : 2017年 07月30日

香港政策研究所主席葉國華近日在香港電台節目中, 介紹了哈佛大學漢學家把乾隆和習近平互相比較的著作。 他指哈佛雖然重新構寫和評價十八世紀清代的中國, 比以前全面和客觀, 但又以乾隆由盛轉衰的歷史, 映射習近平以後的中國的危機。 葉國華認為這種歷史比較不足取, 不過編者覺得, 單說習近平能否強化共產黨(或國家管治體系), 仍應該參考這段歷史。  

新清史學派重塑乾隆 

  1. 這些年來, 美國學界出現對清朝的重新審視和研究, 有所謂「新清史」學派, 例如哈佛大學費正清研究中心前主任歐立德(Mark C. Elliott)。 他的著作為西方學界重塑了乾隆, 把這位中國皇帝描述為傑出的領袖。
  2. 葉國華介紹, 在歐立德的最新著作中, 作者埋首於滿語的原始資料, 使乾隆一天的時間表呈現於讀者眼前: 皇帝每日早上五點起床, 沐浴並進行薩滿儀式(滿蒙的原始信仰), 然後吃早餐和讀史, 好讓自己能以長遠眼光看問題; 整個早上, 七點前準備在乾清宮或養心殿接見大臣, 首先處理各省天氣、 自然災害、 河道情況、 糧食和物價等民生大事; 然後作出「斬監候」死刑的最終裁斷; 然後依次處理人事調動、 宮室和廟宇等工程、 慶典和書刊編纂的核准等問題; 最後審閱諸軍機大臣所擬的例行公文批答。 作者稱, 乾隆經常批評大臣考慮不周, 命令大臣重新審議。
  3. 中午吃簡膳, 然後接見新任官員, 每日約五十人, 皇帝觀察他們之後, 可以當場汰用; 接見之後也會和軍機大臣審議這些官員的任命。 到了下午二點吃正餐, 之後繼續接見大臣, 處理文件。 約黃昏開始休息, 一般喜愛鑒賞古玩、 賦詩、 看戲, 也會禮佛, 最後八點睡覺。
  4. 葉國華指, 過去西方對中國歷史沒有興趣, 只對清朝略有所知, 而因為很多古物都置於乾隆名下, 所以把他形容為收藏家、 鑒賞家, 而不知他如何上朝理政; 今日的著作, 可讓西方人更真實地了解乾隆及他背後的中國歷史, 同時把中國放在十八世紀, 與各國整體比較, 減輕了西方中心論。
  • 歐立德
    o-170730-a1b

習近平是乾隆嗎?  

  1. 可是葉國華提醒, 要注意西方學者「暗中的意見」。 盡管他承認美國的史學功夫細致, 也承認中國所指斥的美國霸權創造的和平國際環境, 反而有利了中國崛起, 多虧了美國對一國兩制的肯定, 特區護照才在西方世界通行; 但是, 仍不得不關注西方史學界的影響。
  2. 他指作者在該書中, 引述了阿拉伯政治學者 ibn Khaldun(1332-1406)的理論: 政治凝聚力的本質在於追尋共同的目標; 對王朝來說, 第二代繼承者可以直接接觸第一代的創業者, 承繼其意志, 而第三代亦能模仿第一代, 但第四代開始, 往往由於血統而想當然覺得統治是必然的, 因而喪失目標, 開始荒怠, 官僚也失去了主心。 因而作者又指出, 乾隆盡管雄才大略, 但是始終維持不到滿族的管治意志。 葉國華說, 目前的學界和輿論往往流行把習近平比喻做乾隆, 令人聯想習近平是否今日中國由盛轉衰的開始。
  3. 葉國華諷刺一些學者只「暗示」然後就撒手不管, 將來如果靈驗, 就說自己成功, 如果不靈, 大可不作聲, 或者好像福山對其「歷史終結論」那般, 自己用新理論取代它。 葉國華認為 ibn Khaldun 的理論, 只適用於血統繼承王朝, 但中共從來不是血統承繼的, 所以根本不能套用。 他警惕說, 以哈佛大學的地位, 這套理論總會繼續影響全球史學界, 因而乾隆和習近平的比喻恐怕會成為主流, 所以應該盡早提出反駁的觀點。
  • ibn Khaldun 及其名言
    o-170730-a1a

反貪能否強化黨組織?  

  1. 編者亦不甚同意直接的比較。 農業文明的朝代更迭, 除了有管治因素, 也跟生產力密切相關, 而農業社會的生產力近乎停滯, 和現代無法比擬, 不能就此推論中國國運; 不過僅就「管治意志/凝聚力」這方面, 卻不無值得參考之處。
  2. 就中國古代王朝來說, 這套理論放在宋、 明都比較吻合: 宋仁宗是第四任皇帝, 治下太平, 但是南宋的葉適評價說: 「當仁宗四十二年, 號爲本朝至平極盛之世, 而財用始大乏」; 至於明代, 鄭和下西洋就是在第四代的明宣宗在位期間終止的。 至於乾隆之後就是嘉慶, 也是清代盛極轉衰的分水嶺。
  3. 習近平大力反腐, 不少意見認為這等於一次「清黨、 肅反」, 使共產黨煥發生機, 可是編者想提出, 清黨之後一定要以新血補充, 要麼重構、 要麼改革執政體系。 如果按照上述的觀點, 習近平以中共元老二代的身份來建立管治權威, 但是目前看來, 除了「清黨」和抄襲老口號, 卻欠缺重構或改革: 對共產黨來說, 重構就是回復基層政治參與度, 改革當然就是進一步的放權予私營企業和 NGO。
  4. 打貪導致「官不聊生」, 如果基層的政治參與不能回復, 那恐怕黨組織只會弱化, 再高舉「紅色傳統」也是無米之炊; 反之, 如果不從制度上放寬 NGO 和私企對社會的管理, 那麼新的管治體系也建不起來。 從這個角度來說, 習近平打貪恐未必有革命時代「肅反」的效果, 因為無法複製當年維持組織的力量。 因此, 他或許更像張居正, 在官僚中施行緊縮政策, 擠出資源支持萬曆「三大征」, 儼如一次中興, 但是官僚體系一天不變, 一天仍然無法管治那已經和朱元璋時代差之千里的社會。
  • 就算乾隆和習近平可比, 中國和清朝也不可比
    o-170730-a1c


關鍵字:

中國共產黨 中國夢 習近平 中國 編輯評論 歷史 政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