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美芬:我被說服支持深圳灣模式,可減少釋法

日期 : 2017年 06月27日

香港回歸二十周年, 撫今追昔, 大家都紛紛評價一國兩制和《基本法》是否落實, 有沒有「走樣」。 本報專訪法律學者、 立法會議員梁美芬教授。 她表示《基本法》就像香港普通法、 中國大陸法一起誕下的嬰孩, 這二十年來長大, 才逐漸看到哪些部分屬於普通法, 哪些屬於大陸法, 所以「分歧是先天的」。

今日先刊載她對一地兩檢的評論。 傳聞高鐵一地兩檢, 內地傾向採用深圳灣模式, 陸方人員擁有全面管轄權。 梁美芬直言, 她本來提倡部份管轄權, 「讓香港人開心啲」, 但她發現, 這樣恐怕引起更多法律爭議, 所以「被說服」支持深圳灣模式。

  1. 梁美芬首先批評, 香港政府被「牽著鼻子走」, 在一地兩檢問題上「心怯」, 而且由頭到尾焦點錯置, 放在「內地人員會否來香港執法, 要不要引入全國性法律」等方面, 坊跟甚至扯上李波事件。 她指李波事件雖有爭議, 但與關口的司法和邊檢問題毫無關係。
  2. 她解釋, 美國和加拿大的一地兩檢, 是局部管轄權模式, 對方進入國境的邊檢人員, 只獲授權執行自己國家的邊檢工作, 即入境、 海關及檢疫(ICQ, Immigration, Customs and Quarantine)。 她說「要有知識」, 全世界的一地兩檢在這種模式下, 邊檢只是邊檢而已。
  3. 至於英法兩國, 則屬全面管轄模式, 讓對方人員全面執行自己國家的屬地司法權。 而深圳灣模式, 亦屬全面管轄權, 港方人員雖然一般只管邊檢事務, 但若「有事發生」, 例如恐襲, 仍由香港處理, 除非港方按照《基本法》尋求內地協助。 如果放在香港高鐵站, 內地政府「租一層」, 雖然獲得全面管轄權, 但仍然楚河漢界, 不能到下層「捉人」。
  • 「就算是全面管轄權模式, 仍然楚河漢界」
    o-170627-a1b

其實深圳灣模式, 中央釋法機會仲少?

  1. 在兩種模式之間, 她表示原本自己提倡局部管轄權, 「想香港人開心啲」。 但經過討論後, 她發現美加都行普通法, 所以問題較少; 香港和內地法制不同, 如果沒有全面管轄權, 單是制訂「什麼算邊檢」就有很多紛爭, 以後可能導致各種各樣的釋法, 那還不如全面管轄權模式。 故她「被說服」傾向支持深圳灣模式。
  2. 她重申, 西九發展不能再拖, 必須落實一地兩檢, 香港政府已經「沒有選擇」, 必須有決心。 但她沒有正面表示自己是否樂觀。
  3. 一些評論認為, 兩國之間的一地兩檢屬於外交協議, 是雙方對等簽訂的, 也可以隨時撕毀, 但中港兩地之間恐怕未必平等。 梁美芬表示, 在一國兩制之下仍可透過司法合作的方式, 中港雙方的部門平等磋商。 然而, 如果按照大律師胡漢清所言, 國務院可以直接劃去香港部分地域, 那就甚至不必人大的批准, 則香港無法與聞, 更無從拒絕。 對此, 梁美芬並未闡釋。
  4. 若不經人大決議, 就直接劃去香港一塊地域, 恐怕香港人比較難以接受。 但正如梁美芬評論二十三條所稱, 如果北京覺得香港無法履行保障國家安全、 反分裂的憲制責任, 「你話會點? 」, 可能直接適用內地法律。 這個道理放在一地兩檢問題上, 既然高鐵已建成, 那麼中央無疑認為一地兩檢勢在必行, 否則何必興建? 如果香港無法接受兩地協商的方案, 北京可能就只好由國務院單方面劃界了。 梁美芬寄語港人, 要理解什麼事情屬於香港自治, 什麼屬於國家事務。  


  • 梁美芬推介她的新書《香港基本法》, 可以說是她多年之前一本英文著作的中文版本。 她在英文版談及大陸法, 而在內地出版的簡體中文版, 則又談及普通法。 她以此為比喻, 寄語香港市民顧及彼此的立場, 尋求共識。
  • o-170627-a1a
    o-170627-a1c


關鍵字:

高鐵 一地兩檢 一國兩制 梁美芬 香港 法律 政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