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楨《日本深沉動漫:攻殼及其他.三》

管理員
日期 : 2017年 05月15日

前文:


承前所述, 一些於二戰前後成長的漫畫家, 如石之森章太郎、 橫山光輝、 永井豪、 手塚治虫, 都延續了「反烏托邦」的風格, 將未來與末世相聯結; 當中, 對於人性、 科技的懷疑, 貫穿了〈鐵甲萬能俠〉、 〈鐵甲人〉、 〈因子異形〉等眾多作品。

當日本動畫的影響力超越漫畫、 走出國門以後, 像〈機動戰士高達〉、 〈攻殼特擊隊〉、 〈新世紀福音戰士〉就成為不只在風格上、 連思想深度和理解難度上, 都更偏向於成年觀眾口味的獨特路線。

當真要類比, 美國恐怕只有 Watchmen 較為雷同, 而該作亦於早年搬上大銀幕。

從「高達」到「福音戰士」, 創作思維和中心思想已走向「後現代小說」和「實驗劇場」; 所追求的不只是傳統的人物性格塑造, 以及情節的起、 承、 轉、 合, 而是透過故事的推進, 嘗試表達、 論述、 比較諸多概念甚至理論。 例如, 「高達」不只是機械人大戰、 宇宙艦隊大戰, 更多是對「新類型人」、 「靈魂與引力」關係的思考和辯論。

「高達」故事的視角, 或曰敘述者﹙narrators), 經常穿梭於多支軍隊不同層級的人員之間, 就是要更立體地呈現「歷史」, 或表現「實相」、 「正義」即便並非不存在, 也不是人們想像的那麼確定。 這種先肯定再否定, 又重新肯定的顛覆型故事模式, 亦由〈攻殼特擊隊〉所繼承。

  • 許楨, 香港智明研究所總監, 在《線報》有「清風不識字」專欄文章和訪問。


關鍵字:

攻殼機動隊 許楨 日本 國際 文化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