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貞山《陶傑,你根本不懂日本》

胡貞山
日期 : 2017年 05月14日

近日, 坊間有傳陳美玲可能出任教育局長, 人稱「十九才子」的作家陶傑, 也借此機會大肆抽水, 撰文呼籲香港引入所謂的「和風教育」。 作為一名旅居日本多年的外國人, 筆者認同日本教育有其可取之處, 但是陶傑所列舉的故事, 實在有所偏頗, 只知其一, 不知其二。

舉例來說: 他的文章開首提到, 日本有學校要小學生殺豬的故事, 的確曾經發生, 並製作成節目「教室裡的小豬」(豚 がいた 教室)。 可是, 陶傑的說法則是不知哪裡聽來的消息。 筆者當時直接收看, 明明是某小學的生命教育課, 老師讓學生親自殺害自己飼養的小豬「小 P」, 從而讓學生學會對生命感恩, 而不是讓學生學習什麼生死哲學、 童話與現實。 同時, 可能陶傑也不知道, 節目播出街之後, 引來了日本社會的強烈批評, 認為做法過火, 使小學生面對這種痛心的經歷, 也有人抨擊老師過份高估學生的心理承受能力。

陶傑或許想說, 這樣做也比他所指的中國大陸好。 的確, 大陸在動物保護方面的執法力度或許不足, 相對日本及香港更是有所不及。 可是, 他似乎也並不知道, 日本近年的虐待動物檢舉個案, 有增加趨勢, 去年便有五十六宗, 跟香港 2015 年的虐待動物宗數相若。

當然, 以一個國家來說, 才檢舉出不足六十宗虐待動物的話, 連香港都可能望塵莫及。 然而, 大家如果還記得和歌山縣太子港的鯨魚及海豚被獵殺, 再送到食桌上作「科研」用途的話, 便會發現日本人對動物的態度, 其實也是「親疏有別」。 況且, 對於誤闖民居的野生動物, 日本一向格殺勿論。 難道陶傑認為, 中國人為了裹腹而殺豬是殘忍, 日本人為自保、 謀利而獵殺野生動物, 就不殘忍?

另外, 陶傑又提到日本學生守時不遲到。 是的, 日本人普遍的時間意識比較高, 但陶傑為何又不提, 因校園欺凌而長期不願上課的日本中、 小學生, 人數高達十三萬人? 如本欄之前所述, 日本的學校欺凌事件, 近年有上升趨勢, 達二十二萬餘宗。 誠然, 曠課逃學、 校園欺凌事件各國都有, 但是日本校園欺凌的問題, 明明比外界想像普遍和嚴重, 香港為何要以日本作為參考對象呢?

更叫人無奈的是, 陶傑竟然以學生大冬天穿短褲, 作為所謂「和風教育」的讚點。 的確, 日本仍有學生大冬天穿短褲, 但在媽寶們的反對下, 已經越來越少。 與此同時, 陶傑把穿短褲的目的, 說成是訓練學生剛毅。 其實這只是戰前日本的教育思想, 現在的學生之所以「震住著短褲」, 純粹是因為學校校服只有一種。 至於女生的話, 是因爲見到其他人都大膽露肉, 在集體意識影響下跟大隊。 當然, 日本女生也不是都這麼「剛毅」的, 穿着保暖絲襪再套厚短襪, 其實十分普遍。

到了最後, 陶傑大嘆中國人對新事物保守, 雖然沒有提到日本。 可是, 筆者身在日本, 看到日本人接觸新事物時, 其實也頗為保守。 他們看到「微訊支付、 支付寶」的方便時, 既嘖嘖稱奇, 又滿腦擔憂和質疑。 說到抗拒新事物, 陶傑可能又不知道, 日本人當初對蘋果手機是一面倒的排斥, 對外國人社長入主危如累卵的日產汽車時, 則是大嘆「被入侵」, 直到日產成功重生, 日本人才慌忙轉軚, 大加稱讚。

這不禁使筆者懷疑, 陶傑有多久沒去日本, 否則他對日本的了解, 不可能那麼片面。 筆者在此建議陶傑, 首先學好日文, 還有去日本旅遊時, 千萬不要參加鴨仔團。 否則, 他便只會跟香港某些哈日族一樣, 去過幾個旅遊景點, 吃過幾碗拉麵烏冬, 買幾個手辦模型, 便以為自己是「日本通」。

  • 胡貞山, 旅日多年, 長期關注和剖析日媒動態。


關鍵字:

日本 國際 教育 文化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