峻宇《陳美齡不做局長,也值得貢獻所長》

峻宇
日期 : 2017年 05月10日

近日, 陳美齡終於在電台訪問中澄清, 不會做教育局局長, 然後林鄭宣布拍板, 提拔副局長楊潤雄。 筆者先前的文章已經說過, 筆者對陳美齡當局長, 感到並無不可, 但當筆者聽到近日她對教育的看法, 卻更認定香港如要解開教育死結, 就要陳美齡這種思維的人材, 不管她是否做局長。

首先, 近年政府和家長們的最大衝突, 在於 TSA 導致過份操練學生。 即使日後 TSA 可能改為 BCA, 也難保學校或某些家長不會過度操練。 陳美齡批評香港太重考試, 點出事實, 對於現時教育局解釋需要獲得學生能力數據, 陳美齡提出改為抽考, 不予記名。

這樣其實更能客觀反映香港學生平均水平, 而又可避免過份操練。 任何戰略和政策的制定, 最關重要的就是掌握實際情況, 若掌握情勢錯誤, 即使是兵聖, 亦會定下錯誤的戰略。 目前學校透過操練學生獲得的數據, 明顯是受到干擾的數據。

其次, 學校教育所培訓的, 應是具有實際能力的人材, 而不是「高份低能」(考試份數高, 實際能力低)的考試動物。

過去, 筆者曾在朋友的親身經歷上, 聽過「高份低能」的極端例子。 朋友的船務公司, 請了一位剛畢業的本港碩士生, 有一次我這朋友叫這位碩士, 幫他寄一封信, 碩士卻沒有寄出, 一問之下, 原來碩士找不到一個和信件同樣尺寸的信封! 當時朋友就對筆者說: 「天啊! 正常人都知道信是可以摺的啦! 」。

朋友當然沒有讓這位碩士做過試用期啦! 如果你覺得這已經很誇張, 更誇張的例子筆者都聽過。 據朋友講, 當初聘請那位碩士, 是因為他考試成績十分好, 亦畢業於本港知名大學, 所以考試能力高, 不代表實際能力高。

何況, 唯考試決定一切的方式, 對學童和家長都構成了重大壓力。 剛好《東方日報》報導, 有機構訪問了三百多名育有十二歲或以下兒童的媽媽, 有五成表示情緒低落, 三成多需要尋求心理輔導。 亦有臨床心理學家表示, 近年求助媽媽多了約三成, 當中超過一半因為子女情緒或行為問題, 而且隨著小學學童和幼兒的學習壓力增加, 家長尋求協助, 有年輕化趨勢。

先不講媽媽, 小朋友由細到大, 有情緒或行為問題, 必然影響情緒智商(EQ)和逆境智商(AQ), 而日後踏出社會, 面對實際工作, 好多時都要團隊合作, 涉及各方的人際關係, 甚至需要作出重大決策。 所以即使考試成績如何好, 低情緒智商和逆境智商, 必然影響實際工作能力。

前幾天, 《香港01》報導了商務印書館教育學院和日本 Gakken 共同與辦的「STEM 科學實驗教室: 第一屆全港小學生科學比賽」。 冠軍的一組發明「無火加熱食物盒連充電器」, 二位小學同學完全合乎「第五波社會」對人材的需求。 從該報導中, 筆者看到二位小朋友的多項綜合能力: 主動發現問題(觀察能力)、 獨立解決問題、 自我學習、 創造力、 獨立思考、 主觀能動性, 最重要的是實際生活能力, 能把所學的知識在生活中應用。

大膽問一句, 現今的考試制度可以看到學生以上的能力嗎? 陳美齡說得好, 教育不只是考試, 還有其他選擇, 所謂「萬人萬路」, 學生的未來並非機械化的考試制度可以教育出來的, 「要留待他們想像未來」。

對於「教育制度不能改」論, 她表示非洲、 亞洲一些沒錢的國家也能改革, 為何香港不能? 以上這些言論, 筆者從未見過香港現有教育界人士能在短短的幾句說話中, 講得那麼到位、 透徹、 一針見血。 陳美齡, 香港教育需要妳!


關鍵字:

香港 教育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