峻宇《第五波社會型態,香港無力面對》

峻宇
日期 : 2017年 05月08日

每年五一勞動節, 媒体都充斥有關勞工的新聞。 多年來, 都不外乎工會遊行示威、 工時長、 工資偏低、 要求劃一勞工和公眾假等。 這些新聞中, 有些新意而又驚醒到筆者的, 就是「香港01」的勞動節系列報導, 這系列探討香港餐飲業開始進入自動化時代, 並且會高速發展; 今年6月會有一間四千呎的食堂試驗「無侍應樓面」, 廚房也逐漸自動化, 有自動炒爐的設備, 大量減少人手。

其實, 稍早前餐飲業的自動化已經開始。 上述那間不用講, 數個月前筆者家樓下商場(非大型私人屋苑)的麥當勞, 都裝了幾部自助點餐機。 最初沒有多少人用, 但經過幾個月的專人「培訓」(有兩位年輕女孩教你如何使用), 現在連經常在商場乘涼的屋村長者, 都懂得用那幾部機器點餐。

百多二百年前, 馬克思觀察到, 自動化機器取代人力, 將會大規模地實現。 今天, Google 正努力研究無人駕駛、 送貨機器人, 恐怕未來司機、 送貨工種不保。 更甚者, 可能日後如 Macross Plus(超時空要塞系列於 1990 年代中期的 OVA)一樣, 娛樂圈最受歡迎的明星是如 Sharon 那般的人工智能虛擬偶像。 也有可能如電影 A.I. Artifical Intelligence(港譯: 人工智能)中, 出現男妓機器。 加上現在 VR 虛擬現實技術的發展, 不久的將來, 連性工作者也可逐漸被替代。

在西方社會, 工會因為社會發展程度和科技程度較高, 會較留意自動化對勞工的衝擊, 但香港甚至鄰近的東亞地區的工會, 都較少關注。 筆者認為自動化問題, 不只是勞工問題, 更是社會型態的飛躍性變革。 如同人類過去, 由第一波農業社會, 到第二波工業社會、 第三波資訊型社會(互聯網)、 第四波智慧型社會(嵌入式裝置及網路)。 筆者認為, 第五波社會很可能就是自動化系統取代傳統服務業。 過去, 自動化只限於工廠生產、 大型貨船駕駛等等領域, 但卻未曾走進大眾的實質生活。 但當科技發展, 自動化機器大量代替服務業, 就是真正進入機器服務人的年代, 這是一種新的社會型態。

人工智能冒起中, 香港還在發展服務業?

過去港府曾經提出, 把香港建設成智慧型城市(即第四波社會), 但港府往往流於口號, 提不出實質內容。 實際上, 一般香港政府的發展思維, 仍然停留在第二波、 早期第三波, 只是透過基建推動服務業。 依據上述「香港01」的報導, 英國牛津大學曾製作一個計算程式, 來計算工種被電腦取代的機率, 結果發現侍應、 會計和保險, 同樣有九成機會。 在第五波社會, 連會計和保險也會被取代, 那香港應否還強調金融服務業? 別說 Apple、 Google、 Faeebook 這些人類社會型態的開創先鋒, 只看深圳的華為、 中興、 比亞迪、 騰訊、 大族、 華大、 TPLINK、 北京的小米, 都是針對第四波社會、 並有能力邁向第五波社會型態的產業。 那香港呢?

筆者前一篇文章, 批評香港社會對教育的看法, 仍然是農業社會的觀念和工業社會的制度。 所以現今香港的教育不只未能回應第五波社會, 甚至無能力適應第四波。 香港要面對新的社會形態, 今天就要進行教育改革, 培養能夠應付未來挑戰的人材。



關鍵字:

香港 創新 就業 社會 經濟 工業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