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謹申:中信涉市場失當傳媒零報導,香港人令我心寒

日期 : 2017年 04月27日

4月7日, 屬初級法院的「市場失當行為審裁處」裁定, 前中信泰富及其五名前執行董事, 在2008年9月12日公司瀕臨倒閉之際刊發通告, 指公司財政健全一事, 沒有涉及市場失當行為。

立法會議員涂謹申連同中信小股東關注組成員見記者, 要求證監會盡快就判決上訴。 涂謹申認為, 中信泰富案件除了對小股東的直接利益構成影響外, 亦涉重大公眾利益。 他指, 若證監會放棄上訴, 此來自初級法院的判決即成為案例, 影響證監會日後對企業管治的監督。

  1. 有指東區裁判法院在2012年處理中信泰富財務部助理董事崔永年涉及內幕交易的案件, 已經披露, 崔早於2008年8月已得悉公司財務狀況轉壞, 外匯對沖合約出現嚴重虧損。 就此, 涂謹申質疑中信泰富高層在不大可能不知情的情況下, 仍然發出聲稱公司財政狀況健全的通知, 故有蓄意欺騙投資者之嫌。 他指, 雖然裁決書指因部分指控未獲充足理據支持, 而裁定市場失當罪不成立, 但證監會不應就此放棄上訴。 涂謹申又認為, 審裁處的報告書已指出, 中信多名前董事有違反《上市規則》第13.09之嫌, 但董事未有盡快向公眾披露股價敏感資料, 認為證監會應由此角度進行研究, 並作出合適跟進。
  2. 涂謹申之所以認為上訴份屬必要, 是他期望透過較高層級法院的裁決, 確立現時證監會依賴上市公司定期向股民發通告「主動披露」財務狀況的制度是否健全、 是否足夠令投資者放心。 而這些較權威的判決, 有助釐清通告內容有誤的法律責任, 證監會就可據之優化現有法例, 確保上市公司發出通告前, 必須搜集大量最可靠資料, 並認清須承擔押上公司信譽的刑事或民事責任。
  3. 然而資料顯示, 崔永年早已知道公司外匯對沖合約已出現嚴重虧損, 之後公司更急忙在兩天內「撲水」200億港元。 而事後發現, 中信泰富當時根本沒有重大發展及投資決定。 公司內部早知道「炒孖展輸得好甘」, 陷入倒閉邊緣, 但竟在其後發出的通告稱公司財政狀況健全, 股東繼續投資無問題的話, 涂謹申表示很難理解。 他認為, 如此事件涉及巨大經濟損失及投資者人數, 證監會若無視此初級法院的判決成為案例, 等於鼓勵其他上市公司「有樣學樣」, 現有上市公司「自我披露」的制度必將崩潰。 涂謹申稱, 他不敢斷言問題出於現有法律, 但結合事實, 他質疑法律有否被落實執行。 若事實如此, 香港的財經市場勢必成為「別人的提款機」。
  4. 涂謹申又認為, 中信泰富事件絕非個別事件。 案件的意義在於向世人昭示, 香港的證監法例是否已漏洞百出, 還是根本無人執行。 至於關注組的跟進行動, 涂謹申指, 香港不存在集體訴訟, 而現有制度下, 小股東沒有資格就案件進行上訴。 因此, 關注組唯有向證監會提供他們認為最有力的法律觀點, 並要求與之見面。 可是他們遭到證監會拒絕。 但涂謹申表示, 理解證監會可能需要時間, 就是否提出上訴尋求更多法律意見。 他強調會繼續去信要求見面。
  5. 涂謹申又對傳媒、 意見領袖、 專業團體未有對此案尋根究底, 甚至予以提及, 表示失望。 他指, 若輿論認為此案屬個別事件, 對制度問題視而不見, 甚至認為輸了錢的小股東不願接受現實, 指他們堅持輸打贏要的話, 令他異常心寒。 涂謹申希望自己作為議員, 盡盡責任, 更擔心若證監會決定不就中信泰富案件提出上訴, 證監會另一緊隨其後的類似民事訴訟, 亦將以敗訴收場。 更甚者, 會令其他正在進行、 涉及其他公司「通吿失實」的調查構成莫大影響。
  6. 涂謹申最後提醒, 如今有很多來自內地的股民投資香港股市, 他們只講「勢力」不講法治, 若講法治的香港股民都對證監制度失去信心的話, 更何況內地人? 因此證監會對中信案件上訴到底, 才可令投資者相信香港的制度是公正的。
citic


關鍵字:

涂謹申 香港 社會 商業 財經 法庭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