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添生《政府不透明,談何官員政治問責?》

管理員
日期 : 2017年 04月15日

高官問責制行了十五年, 擴大了的政治問責制亦已實施了大概九年。 究竟問責制能否達到當初的原意, 包括: 讓政府決策及運作更貼近民情及向市民負責, 讓公務員減少參與政治工作而更集中於政策研究及分析, 使政治問責官員及公務員的分工更清晰?  

隱形官員, 問責制名存實亡 

問責制運作多年, 很多市民對副局長及政治助理的普遍詬病是: 除了賺取公帑外, 都不知道那班副局政助在做甚麼。 這正正點出, 問責制在過往的一大失敗之處, 就是副局政助未能有效與公眾溝通。

問責官員與公務員的其中一個分別, 就是他們應該比公務員更面向群眾, 甚至可以流露自己的性格, 在公眾面前製造適當的形象, 例如有意無意交代自己的興趣和喜好、 營造對某些議題及群組的特別關注等; 將這些比較私人的一面公諸於世, 目的是促進與市民溝通, 讓市民感受到官員也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 而非冷冰的官僚機器。  

例如在剛過去的特首選舉中, 三名候選人在傳媒及社交媒體中展露個人的性格、 價值及私人生活的一面, 甚至是家人和朋友對他們的看法, 這呈現了不只是三位公職人員的政績和政綱, 更令香港人對他們有立體的認識, 甚至有情感的連繫, 感覺像有三位朋友在過往幾個月與大家「拍住上、 同行、 行正道」。 反之, 過往有副局長身在立法會議事廳, 竟然沒有一位議員認識他, 可想而知他的政治聯繫工作多有效。  

有無副局玩面書?  

相信經過了最近數次選舉後, 運用社交媒體建立形象及爭取支持, 是所有政治人物不能逃避的議題。 回想現屆政府的副局, 究竟有誰會積極利用面書與市民宣傳有關政策或相關活動的資訊?  

筆者回想以往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副局長的蘇錦樑, 曾經負責推動競爭條例立法, 試過在個人面書上與網民有著較有趣的互動, 例如發放有關競爭法的簡單問答。 民政事務局副局長許曉暉亦開設個人專頁多年, 但分享的內容往往跟政府新聞稿無甚分別, 令人提不起興趣。 其它的例子更是乏善可陳了。  

政助與局長的工作關係更微妙 

至於政治助理, 由於每名政助出身經驗各有不同(例如有傳媒人、 區議員、 政黨或智庫助理、 政策研究、 公務員隊伍等), 甚至不同政助之間的資歷亦相差較大, 因此政助負責的工作, 其與局長、 副局及其局內的公務員如何配合等, 實際也有很大差別。  

例如選舉後聲名大噪的前財政司司長政治助理羅永聰, 由於他是傳媒出身, 他便主要負責管理司長的面書戶口、 與傳媒及政團聯絡、 撰寫講稿及網誌, 甚至協助打造司長的個人形象。 環境局政治助理區詠芷也有協助局長推銷部分政策。 但其他政助呢? 往往只見政助在局長受訪時站在一旁, 甚至部分甚少出現在鏡頭前。  

政府應否檢討及調整副局政助的角色? 這對挑選的準則有何影響? 這似乎是新一屆政府在尋找有能之士組班前更應考慮的問題。  

  • 林添生, 相信「治大國如烹小鮮、 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國家為」, 人生無小事, 堅持 common sense 可分析時局, 而 common sense is not so common。


關鍵字:

香港 政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