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棕土建屋

許楨專訪陳劍青:制訂堅尼土地系數,促大孖沙退場

「地根本就在,問題是土地資源如何用,如何分配」。陳劍青分析,這些年來全港住戶數字增幅,其實顯著慢過單位增長。

2017年 09月24日

陳思靜《為何香港需要填海?》

鄉紳持有的土地,實際上是地產商的最大潛在威脅,他們手持的大量私人土地,是挑戰地產霸權的最大武器。為此,地產佬的爪牙一直抹黑原居民。

2017年 09月18日

林超英《填水塘,建樓房》

1963 年級別的大旱或有機會在未來十至二十年內重臨。由於食水是生命不可或缺的支撐,我們必須及早籌謀。

2017年 08月01日

馮檢基《再論土地供應:政府只是沒決心》

看來這位「好打得」的特首還是敵不過各種勢力,動不了棕地。

2017年 07月11日

宇澄《樓價勁升,政府盲搶地有用?》

若問政府官員,他們私下都會指,其實不乏覓地之法,但莫說全部執行,就算只是挑選其中任何一個方法,都會被社會不同群體反對。

2017年 06月16日

文濤《工廈加租,中小企藝術家去邊》

一方面減輕經營成本,一方面也可以讓一些「棕地」釋放出來。

2017年 05月12日

馬紹祥《全面覓地,迎難而上》

在開拓土地供應的進程上,我們實在沒有只挑單一方案的餘地,更加沒有放慢手腳的空檔。

2017年 03月21日

馬紹祥《千頃閒地,實屬誤解》

未批租或撥用政府土地當中,相當部分本身並不適合作發展之用,例如人造或天然斜坡、通道、後巷、建築物間空隙、街頭巷尾的零碎地塊等。

2017年 03月16日

智經研究中心《物流若衰落,土地怎規劃?》

假設在港口貨櫃吞吐量和道路貨運量均下調三至四成,新界北的棕地資源是否需要重新定位,便相當值得社會討論。

2016年 12月23日

政府例牌回應:發展棕土,想想便行?

不問歷史誰對誰錯,棕地上設貨櫃場「成行成市」之餘,早已構成本港物流經濟「密不可分」的獨特生態。90年代起,就有人對準離貨櫃碼頭不遠、位處新界西北的農郊之地,放置「非經常、但隨時要用」的貨櫃,而歷任政府一直未有積極措施,應對上述狀況。棕土「看得見」但是否「用得到」?政府是否有決心固然重要,但要在今日如此泛政治化的政局格局,尋找一絲改變現狀的縫隙,相信亦非「本土研究社」這份聚焦房屋、土地發展的報告所稱,是如此容易的事。

2015年 12月28日